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名人

吉林百年工商人物—刘益旺

发布时间:2017-12-06 08:56:00   来源:  字体显示:

  刘益旺,原益发合公司董事,长春市工商联第一任秘书长。河北省乐亭县人,1925年生,为长春益发合最后一任董事长刘慧田之子。1932年随父母迁居北京,在北京度过了他的学生时代。1945年“八·一五”东北光复后,在辅仁大学读书时,参加了推翻国民党统治的地下斗争。北平(今北京)解放之初,曾担任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辅仁大学支部书记。

  1949年夏,刘益旺来到长春,帮助父母解决益发合面临的困难。在长春党政领导的支持下,益发合的困难顺利解决,他也病倒在长春,未能返回北京。同年年末,益发合召开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股东会,刘益旺当选为益发合董事兼任董事会秘书,后改任副经理。当时,企业内部视他为董事长的代表,外界则把他看成益发合“少东家”。他活跃一时,曾代表企业带头认购公债,《长春新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报道,给0%予高度评价;他做为资方代表参加厂内的劳资协商会议,其经验在全市推广;他尽力改善厂内工人的劳动条件和生活环境,资助工会办好职工业余学校;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他把为志愿军加工军粮和“草饼”(一种马料)当做政治任务亲自来抓,日以继夜,质量居全行业之首,荣获军方奖状。1951年6月,长春市工商联召开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他被选为市工商联第二届执行委员会委员、常委,兼秘书长,成为长春市工商联第一任秘书长。

  1952年初,益发合受到“五反”运动的猛烈冲击,刘益旺被召回益发合交待问题。同年3月,他被以“大量盗骗国家财物,并以停发工资的恶劣手段破坏运动”的罪名逮捕入狱,关押8个多月。此刻,长春市工商联也以“擅离职守”的理由,撤销了他的秘书长的职务,接着又以“五毒俱全,拒不坦白”的理由,撤销了他的执委和常委职务。

  1952年冬,长春市政府派人把刘益旺从监狱接回,让他回益发合维持生产。1954年3月,益发合公私合营筹备委员会成立,下设清产估价、章程起草和生产改革三个委员会,刘益旺担起了清产估价委员会主任这个最繁重的任务。合营时,他认为自己是一个青年学生,因介入益发合,搞得一塌糊涂,所以要坚决拔出脚来,三次谢绝公方代表转达领导希望他继续留在工商界的意图,一再要求政府另行分配工作。他被派到长春市第八中学任历史教员。

  刘益旺到八中后,尽量不再与工商界人士接触,一心扑在教学上。不料,1955年“肃反”运动时,他未能幸免,理由是像他这样一个资产阶级分子,早年参加革命,一定是钻入党内的特务。被迫之下,他交出了自己的日记。

  1957年“大鸣大放”,长春市中小学的整风安排在第二批,这时“反右”斗争业已开始,刘益旺自然要格外谨言慎行。但八中校长派他去参加省教育厅召开的中小学教师座谈会,并要求他把校内老师们的意见和建议征集一下带上去,结果他被打成“右派”,升格为“极右分子”,并移交法院。1958年8月,经南关区法院判决,认定刘益旺一贯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在益发合时大量盗骗国家财物,书写反动日记,在八中又趁整风之机,疯狂地向党进攻,已构成反革命罪,依法判处管制3年,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

  1958年8月到1962年6月,刘益旺经历了3年零10个月的劳动教养,先后在吉林、柳河、辉南、金川等地,采过矿、炼过铁、修过路、伐过树。1960年冬,患干瘦病,几成饿殍。尽管熬到解除劳教,仍未恢复自由,被强制留在劳改单位就业。从1962年到1970年这8年间,刘益旺做为一名劳改单位的就业职工,戴着“反革命分子”帽子,继续劳动改造,到过敦化太平岭白土矿,又到天岗采石场,最后被集中到镇赉劳改农场。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国务院颁布《公安六条》,加强了对“五类分子”的监管。1968年9月,刘益旺与另几名“右派”同时被捕,他再次蹲监坐狱。逼迫他供认自己参加了一个叫做“反共救国军”的反革命集团,因为他是益发合“少东家”,当上了“反共救国军”的“财政部长”。在小号关押19个半月,株连家属。妻子倍受煎熬,被迫与他离婚。

  1970年夏,刘益旺被从镇赉劳改农场遣送到榆树县闵家公社康家大队落户,仍戴“反革命分子”帽子,监督劳动。幸亏当地质朴的农民对他多有怜悯和同情,他又能利用自己的知识辅导本村的几个学生成材,因此他在农村得以保存自己。

  1979年4月,他的错划右派问题得到改正,回长春与亲人团聚,在八十—中任教。南关区法院复查了21年前的“刘益旺反革命案件”,改判无罪;镇赉劳改农场也寄来了关于“反共救国军财政部长”案件的平反通知书。

  刘益旺在八十一中的课堂教学深受学生欢迎,被评为优秀教师;业余在外兼课,直至67岁,因听力渐衰才退下讲台。

  1983年,刘益旺因与工商界的历史渊源,被调到民建吉林省委机关任宣传处长,1988年退休。此间他突出的成绩是办学,尤其是为部队办班,培养军地两用人材。退休后他个人仍未间断此项工作,直到75岁。两次被评为拥军优属先进个人。

  刘益旺是学历史的,很喜爱历史。尽管他青年时期曾一度涉足工商界而招来了半生祸灾。在新的历史时期,仍执着地以抢救工商史料为己任,走访了许多老一代的工商业者,查阅了大量的文字材料,整理出近20篇“老字号”厂史、店史和工商人物传记。其中有《我记忆中的京东刘家》、《长春益发合兴衰始末》、《玉茗斋、玉茗魁、玉茗顺》、《刘名远与振兴合》、《长春大车店行业记略》、《长春商会的成立及其变迁》、《吉林省传统风味食品拾遗》、《田芝年传》、《郑砚耕传》等等,这些文章多发表于省市政协编印的《文史资料》或收入《吉林省·人物志》。他还与省政协合编了《吉林省工商史料专辑》。二十世纪90年代前半期,他先后接受吉林省民建、工商联和长春市民建、工商联的委托,编写了《吉林省志·民主党派工商联志》里的“中国民主建国会吉林省委员会篇”和“吉林省工商业联合会篇”及《长春市志·民主党派工商联志》里的“中国民主建国会长春市委员会篇”和“长春市工商业联合会篇”,并两次被评为修志的先进工作者。二十世纪90年代后半期,他撰写了自己的回忆录《我和我的家》,他希望通过交织在一起的家庭史、企业史和个人经历,能够折射出不同历史阶段的社会变迁以及民族工商业的兴衰荣枯,给后人留下一部有价值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