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名人

吉林百年工商人物—万茂森

发布时间:2017-09-08 09:03:00   来源:  字体显示:

  万茂森,字荫清,行三。辽宁省海城县人,1887年(光绪十三年)出生。二十世纪20年代,万茂森历任敦化县议会会员、吉林省财政厅咨议。在敦化城内创设农商钱号,任经理,并被选举为敦化县商务会会长。

  幼时就读私塾,成年后立志经商。民国初年随父母由原籍迁来敦化江南万家屯后,经营土地,开设油坊。不料一场水灾,家业被冲走大半。举家迁往敦化县城,在城内南关开设官店(今敦化师范一带),主要接纳官差,一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止,计20余年。这期间,父母及任过省议会议员的长兄万茂贵相继去世。万茂森继承父兄基业,在万家屯附近、西沟一带及沙河沿等地,广辟土地,又先后开设农商钱号、吉庆祥商号及烧锅、油坊。尤其会作投机买卖,修吉敦铁路时,全线所有的枕木由他总承包。他分别包给各承包商,承包商再包给各把头,最后万茂森找种种理由克扣,没有按合同如数付款,致使很多工人白干几年,有的甚至倾家荡产,而他却从中发了一笔大财。再加上万茂森很会笼络人,尤善与各界名流交往,与当地士绅梅伯竞、姜春畦拜为把兄弟,特别是与各商号老板过往甚密,故当敦化成立商务会时,被推举为会长。这时,万茂森广有家财,地位显赫,成为敦化巨绅。

  敦化商务会为防御“土匪”,门高院深,周围筑有土围墙,围墙四角建有炮楼,由商团团丁把守。整个商务会,分东西两大院。西院正面十间房,东五间供商务会办公用;西五间供农务会用(农务会受商务会所左右)。东院四周有板墙,有青砖青瓦、精磨细镂的八间房屋,供万茂森及其家眷居住。后院有十几间平房,为商团营房。

  民国年间,商团是地方上很有权势的武装力量,由商会会长直接统辖,下设团总、团副、队长等。商会供应给养,武装齐备,弹药充足,与驻军王绍南部分担敦化治安。

  1927年,万茂森出资创建了敦化最早的一所中学——敖东中学,聘用先后首任过长春5中校长、吉林省教育厅督学、长春二师校长等职的教育家张成之先生为校长,把自己在西关的房舍十余间献出作校舍,并被推举为敖东中学董事长。由于办学有成绩,受到了当时教育厅的嘉奖。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停办,虽然它只存在了短短的5年,但曾是培养抗日人才的摇篮。著名的抗日英雄陈翰章将军,就是这所中学的第一期优秀毕业生。李树平、王凤翔、张文友、万德毅、张鹏等同学也都纷纷走上武装抗日道路,为抗击日军侵略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它是吉林省最先觉醒的单位之一,在敦化的历史上占有重要的一页。

  万茂森权势很大,不管哪个县长到任,都要先拜访他。同时,他可左右所有的商号,这当中曾吞掉了一些大户人家。如孙镛的整个院落卖给天德栈,就是万茂森软硬兼施使孙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出让的。孙是前清敦化的两个秀才之一,因祖辈执掌镜泊湖捕鱼、向朝廷进贡事务,人们惯称“孙家网房”,是当时的富户,万逼他出让房屋是为了报东天齐庙的仇。原来,万茂森为了给当时的一个大官立一个德政碑,看中了东天齐庙的一块大石碑,想将碑上的字磨平再刻字,庙里的老道不同意也无奈,被万强行运走。此事被王绍南的侄子知道了,他要敲万的竹扛,托孙秀才请庙里的老道作了证,告倒万茂森。万茂森吃了官司,被关进吉林模范监狱达3个月,万出狱后,为报此仇,才有孙秀才被逼出让院落一事。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敦化西沟沟里有很多参园子和蘑菇院,为防“土匪”组织了参茸会,并加入了商务会。初始20多人,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会员猛增至上千人,时效东任团长。日军入侵后,参茸会配合王德林、吴义成率领的“抗日救国军”三打敦化,会员们作战勇猛,凭着手中的大刀、长矛,甚至是石块,曾强攻北山,把据守在山上的日军打下山鼠窜至车站附近。由于参茸会给养困难,日军入侵敦化时,万茂森曾派人秘密地给参茸会送米面、白条猪、胶鞋等物资。

  万茂森与原东北军“老三营”的王德林、吴义成是老朋友。王德林、吴义成来敦化时必受到万茂森的款待。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王德林、吴义成率领旧部奋起抗日,组成“抗日救国军”。起义前,万茂森曾请王德林、吴义成吃过饭,并在酒席间商定于1932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十五)攻打敦化县城。

  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万茂森于现在的小黄沟、大黄沟一带拥有大量土地。每逢欠年,他就缓收或减收租税,有时还放帐,当时叫发放官帖,从1~5吊起至1~2千吊不等。当地人对他很感激。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万茂森面对日军入侵,既有与“抗日救国军”多方联系抗日的一面,又有为保功名利禄、万贯家财而曲意逢迎日本人的一面。同年9月23日,日军侵入敦化时,就是他与县公署的彭涛一起率商民士绅百余人,打着膏药旗,前往火车站迎接日本人的。同年10月,美国驻哈尔滨总领事以私人身份来到敦化,由商会出面接待。在敖东中学礼堂,敦化的日军特务将孙中山先生的画像及著作抛弃于地,并把国旗用刺刀割了一道口子,此事经张成之先生翻译给了美国驻哈总领事。之后,出于对日军的愤慨,在商会的招待宴席上万茂森没有安排日本人的席位,只让他们在后屋吃便饭,又将美国人吃剩下的鱼肉,端给日本人吃,气得日本人哇哇乱叫。由于他受国民党官方宣传的影响,将希望寄托于这位美国驻哈尔滨总领事的身上,而冷落了日本人。

  1932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十五),王德林、吴义成“抗日救国军”攻打敦化城。原来万茂森答应做内应,开门策应“救国军”,但在整个攻城战斗中,万茂森始终闭门不出,他手下的团丁既没有向“救国军”开枪,也没有打开大门与“救国军”配合打日军。众人劝万茂森快速离去,有的说到乡下躲避,有的说去宁安投奔王德林。他优柔寡断,难舍妻室家财,所以携眷潜往吉林市郊黑牛圈,租一间草屋隐居起来。一同去的有他的原配妻子梁氏,侄儿万德荣,及大女儿万玉秀,大女婿陈儒,外孙陈国栋,二女儿万玉笼,共计七口。万茂森到吉林市郊不久,商务会作办陈作之也逃到了吉林市粮米行双义成客栈。不到一个月,日本宪兵首先逮捕了陈作之;然后,由陈领着日本宪兵到黑牛圈,逮捕了万茂森,关押在吉林市的日本宪兵队的二层楼上。一天深夜,同关押的谭宗周、王照图两人,将床单撕成条连在一起,坠楼而下,逃出了虎口;而万茂森等人,以为日军对他们不会下毒手,没有逃离。翌日黎明,日军发现有人逃走,马上将没有逃走的人载上汽车,蒙上双眼,径直驶到了市郊九龙口刑场,用钝刀锯断了他们的喉咙,惨状目不忍睹。同时遇害的还有与万茂森同时被抓的盖文华(敦化、蛟河两县国民党总负责人,时任蛟河小学校校长)、萧庆功(蛟河县商务会会长)、杨振邦(敦化铁路电报员)等10余人。万茂森遇害时,年仅46岁。

  万茂森被害后,家人闻讯前去认尸,雇一叫花子将死者喉头部与后颈缝合在一起,装殓后,葬于吉林北山义地。之后,日军悬赏500块现大洋捉拿万茂森的亲子万德熙,没有抓到。后来万德熙投奔了“抗日救国军”。次子万德义在南京一所大学读书,闻讯后与家里中断了音信,其妻关氏在敦化改嫁。侄子万德荣改名郎轩,躲避起来,后患瘫痪症,居住在敦化县城。其余家人在吉林市岔路乡一带居住二三年后,因生活无来源,回到敦化;先到沙河沿落脚,因土地、财产全部被日军侵吞,只得投亲靠友,举家食粥,过着贫困的生活。一二年后其原配夫人梁氏因瘫痪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