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名人

吉林百年工商人物—长春裕昌源常务副经理马敬五

发布时间:2017-08-24 16:08:00   来源:  字体显示:
   马敬五,名良俊,字敬五,满族。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生于盛京(今沈阳市)。长春裕昌源常务副经理。先祖为正黄旗人,因战功曾在宫内任职,后来马家先祖的后裔被派回东北,安排在盛京的北陵周边地区,传至马敬五已是第十数代了。清末马家衰败,马敬五的父亲为了寻找新的生活出路,变卖了份内的土地和房产,搬到沈阳城里居住,在贫病交加的情况下,遗下妻子和一子一女病故。不久,马敬五的母亲也因病早逝。这时,马敬五不足10岁,马敬五的妹妹仅7岁。他们二人成了孤儿,生活无着。马敬五的妹妹给人家当了童养媳,马敬五因为是男孩,是马家的一条根,由其外祖父收养,曾在私塾就读3年,后又回到马家,寄居于堂叔家中。这种贫穷的孤苦零丁的生活,磨练了他的意志,使他早早地成熟了。为着妹妹和自己,他暗暗立下誓愿:一定要发愤上进。因他有私塾的底子,被长春裕昌源一位掌柜的看中,进厂当了学徒。裕昌源是在长春由中国人经营的最早的一家近代企业,为著名实业家王荆山创办,所产“三羊牌”面粉畅销东北各地。马敬五进入裕昌源,从此走上了发迹之路。

  马敬五学徒期间,经历千辛万苦,起早贪黑,跑腿学舌,还要帮着卸车。他身材高大,大家都说:“马大个儿,干活不惜力气。”待夜深人静,他便坐在小油灯下开始自学。由此,他悟出一些人生哲理,也获得了一些深刻体验。正因为这样,日后,他对孩子说出这样的经验之谈:学艺有三着:一是要偷艺,二是要恭恭敬敬,三是要用力气换取。即使有人告诉,也就是那么一两句,学到学不到,就看悟不悟了。

  待他学成了,能跑外办事了,已经练出了这样几件绝活:一是能写一手好毛笔字;二是他的算盘快,远远超过别人;三是他会“袖里吞金”,不用算盘也能算。这是旧世道买卖人的三大基本功。这时,他已经成了裕昌源的骨干。会做采购,能当作骨干的,往往被称做“老客”。可是,到他能出去当“老客”时,已经过去八年了。他当“老客”,算是名手。懂生产,会管理,月末年终结帐都会。马敬五每年春秋两季都要出去预购麦子。春季,在四五月,他去东北各地看青苗;秋季,在七八月,他去关内各地看青苗。他从麦子青苗的长势,预计本年麦收情况,决定生产量,签立购麦合同。看来,他已精明到一定程度,且远见卓识。他的这个做法,被说成是“青棵购麦”。仅此一项,就为裕昌源带来了极大利润,使其立于不败之地。他下乡采购粮食,讲“公平”二字,不占农民便宜,公司也不吃亏。这样,双方皆大欢喜,留得明年生意在。

  马敬五在裕昌源得到重用,首派便到大连。大连为海滨城市,早已成了东北粮豆集散地,也为国际国内商人所看中。王荆山已经看到,仅靠制粉业单一的经营,很难有丰厚的积累。为此,他在观察已久的大连,投下了资金,设立了裕昌源大连代理店,即裕昌源大连分公司;又在大连港设立了出口部,以便粮豆与面粉出口或跨海销往关内各地。他在用人上,开始大胆提拔启用在自己企业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慧眼识珠。当时,马敬五年方三十出头,王荆山看准了他,将马敬五这名由“老客”即采购员岗位上,提携起来,派了出去,做了大连代理店的经理。王荆山大胆启用,马敬五努力进取,正是人逢明主,将遇良才。

  裕昌源大连代理店设有专用码头。主要经营有二:一是经海运向关内转送面粉和粮谷;二是经海运向欧洲出口大豆。裕昌源在大连还设有交易所。代理店与交易所有直通电话。裕昌源经常有四人在交易所值班,其大连代理店的规模可见一斑了。

  凡熟悉马敬五的人,都知道马敬五的成功不是偶然的。其有这样几个原因:其一,他记忆超常,满脑子都是市场信息;其二,有敏锐、深邃的洞察能力,往往能预测市场前景;其三,能集思广益,重视专业主管人员提供的意见;其四,办事果断,当时在期货市场进进退退、翻云覆雨的情况下,从不退缩和犹豫;其五,他面对市场,有着罕见的迅捷、沉稳和大胆。当时,大连是个花花世界,宿妓纳妾,成为一种时尚。谈大生意做大买卖的更少不了这一套,而马敬五却能一尘不染。几年的大连代理店的生意和生活,锻炼和考验了他。

  1933年,马敬五回到长春,出任裕昌源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而总经理的位置一直虚空着。在大东家王荆山手下,马敬五是第一位掌握裕昌源实权的人。这时,有许多事要他干。公司的全盘业务与生产,大连代理店的交易,哈尔滨新建的火磨——这些,都要他亲手来抓。事实证明,凭着实力,他能管理一个总公司,而且能管好!他这个穷苦家庭出身的人,宽厚多于指责,榜样蕴含力量。他为人庄重,不苟言笑,不多言语,倾听多于指挥,充分发挥下属的主动性;他不以自己能力苛求他人;他内外上下,处人处事,都持一个“诚”字,不搞欺瞒人的“鬼化狐”;他重言诺,取信于人;他表里如一,不做伪君子,为人真实;他不小看人,尊重人。就凭这几点,他站住了,他赢得了属下的尊敬。在那云流沙涌、商海沉浮中,展现和光大着他的才华。

  当时,在长春工商界,论企业管理的近代化,裕昌源一直处于领先地位,马敬五就任常务副总经理之后,又进一步推动了企业的近代化。仅就职工生活而言,在公司办公室前,开辟了一个大操场。夏天,青年人在那里打球,练骑车。冬天,那里又成了溜冰场。这些,又是当时一些“老买卖”、“老字号”所做不到的。

  马敬五不断地学习和吸取新的知识和经验,用以充实自己。为了开阔眼界,他去过上海参观访问,也到英国和日本考察过。马敬五很注意仪表,常常是西服革履,正结考究,文雅端庄,加上他魁梧的身材,真是具备了一个高级主管的形象。他说,这是代表一个企业,是企业形象上的事。他从长袍马褂、圆口礼服呢鞋的老买卖人中,脱颖而出,革除旧习,一展风采,站在了时代的前端。马敬五居家俭朴,却乐善好施,对于有恩的,必然厚报。他把堂叔接到长春,待如生父。他还曾养了几家穷苦人,拉扯了十几个年轻人,使他们成家立业。

  马敬五在常务副总经理的岗位上任职6年,殚精竭智,业绩斐然。二十世纪30年代末,面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加强以及王荆山的亲日行径,他毅然辞职,离开了从业26年的裕昌源。之后,他也曾从事过一家酒厂和投资房地产的经营。这座酒厂,新中国成立后收为地方国有;投资的房地产,后来也让给了亲友,自己没有受益。

  1956年马敬五病故,终年6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