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名人

冰山红花说梁音

发布时间:2016-07-11 14:23:03   来源:  字体显示:

  编者的话:2015年1月27日,农历腊月初八,传统的腊八节。我像往常一样,提前半小时来到单位,收拾完办公室的卫生,坐在电脑前准备一天的工作。可是,当我打开QQ,点开闪动的头像时,发现群里的不少朋友都在发“沉痛悼念梁音先生”“愿梁音老师一路走好!”等等悼念梁音先生的祭语,这才知道梁音老师于2015年1月26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我的脑子里立马想起了三年前魏西友老师的一篇投稿——《冰山红花说梁音》,再次读这篇文章,思绪万千,小时候看过的《冰山上的来客》《三进山城》等一些电影中梁老的银幕形象不断出现在眼前。永远的杨排长—长影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梁音先生走了,他的经典台词“阿米尔,冲!”永远留在了广大观众耳边。现将《冰山红花说梁音》一文予以刊登,以纪念梁音先生——愿梁老一路走好,在天堂再塑新的艺术形象。

  尽管时光已经过去了五十年,但是,《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首电影歌曲仍然长盛不衰,时时萦绕在我们的耳畔。每当唱起这首歌,我们就会想起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想起影片中主要人物的扮演者——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梁音。

投身革命义无反顾

  1926年,梁音出生于丹顶鹤的故乡——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小学毕业后,家境贫寒的他便中断了学业,考入铁路局检车段当上了一名学徒工。这时候,东三省正处于日寇铁蹄的践踏之下,当亡国奴的日子,吃不上大米,穿不暖棉衣,水深火热,度日如年。

  少年时期的梁音,便显露出了些许艺术天赋。他经常自己动手用竹竿、钢管做成横笛、长箫吹吹唱唱。一天,亲戚送给他一支真正的箫,小梁音如获至宝,这下子可有了解闷的了!他经常一个人到郊外的草甸子上,偷偷地吹《苏武牧羊》,吹《孟姜女哭长城》,散发积压在胸中的疑惑和不解……

  1945年8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紧接着,八路军进驻东北,也来到了齐齐哈尔。八路军来后,铁路局成立了剧团,梁音自然成了剧团的成员。剧团为铁路工人演出话剧、革命歌曲。“那个时候,心情特别好,劲头特别足,演戏、唱歌一点儿都不觉得累!”每当说起这些话,梁音都充满了喜悦。

  在剧团工作一年后,梁音穿上军装,加入了东北文艺工作第一团。东北文艺工作第一团是从革命圣地——延安来的革命文艺队伍。梁音在这所大学校里尽情地发挥他的文艺才能,深入前线为战士们演出《白毛女》《东北流亡三部曲》《解放区的天》《放下你的鞭子》,并光荣地出席了在哈尔滨举办的第三次文代会。

  在美帝国主义的帮助下,国民党军队大军向东北解放区进犯,扬言“要在三个月内消灭东北共军”。面对国民党军队的凌厉攻势,我军遵照党中央的指示“让开大路,占领两厢”,一路北撤,相继放弃了沈阳、长春等几十座大中城市,一直撤到了松花江以北。在革命处于低潮时,有人犹豫了、退缩了。梁老对笔者说:“当时和我一起工作的,就有不干的,跑回家了,也没有人追究。革命得靠自觉自愿,不愿革命也没有办法,也不能捆着他去参加革命。我当时一心认为共产党好,人民军队好,心甘情愿跟着党闹革命,再苦再累,就是掉了脑袋也心甘!”

  辽沈战役开始后,东北局命令文艺工作第一团部分人员帮助四野第12纵队政治部文工团,也就是大团带小团。“打下锦州后,我们驻扎在沈阳郊区的苏家屯,休整一个月,年大体弱者精简下来留给地方,年轻力壮者做进关的准备。为了轻装前进,一条毛毯剪成两半,一人一半。小毛毯,白背带,插上一双布鞋,一个挎包,一只水壶,一把手枪,装束停当,就等着进山海关。没想到就在出发的头天半夜,东北局一封急电让原一团的人全部留下,北上归入东北电影制片厂(今长春电影制片厂)建制。”尽管梁老有些遗憾,但是我们从心底里庆幸;多亏了这道命令,才造就了一代影星!

影坛巨星熠熠生辉

  四野大军挥师南下,揭开了平津战役的序幕。梁音他们却奉命北上,经沈阳、过长春。来到了北国冰城哈尔滨,承担起了另外一种重要任务,为即将建立的新中国拍摄第一部故事片《桥》。梁音在这部影片中扮演工人甲,他干起事来特别认真,拍摄过程中,拆桥、装桥,双手被磨得鲜血淋漓。这是梁音塑造的第一个银幕角色,虽然还不是主角儿,但对于中国电影,意味着一位由铁路工人出身的电影明星将冉冉升起。

  梁音的成名之作是《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他在影片中饰演的曹茂林是一位有着鲜明特色的农民形象。曹茂林心灵手巧,为人厚道。他什么活都能干,被人们誉为“七十二行”。他暗恋孔淑贞,却又不敢追求,当发现孔淑贞另有所爱时,只好把痛苦埋在心底。梁音用他淳朴而生动的表演,展现出了曹茂林美好的心灵、情怀、抱负和性格。他也因深刻、细腻的表演而一举成名。
50年代初期,是长春电影制片厂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生产出了一系列颇有影响的影片。这一时期,梁音接连拍摄了7部故事片,几乎全部担任了主演演员。你或许看过《三进山城》这部在辽宁省兴城拍摄的影片,它在全国轰动了好几年。梁音在这部影片中饰演勇敢、机智的侦察连连长刘青山。《刘三姐》这部艺术性特别强的影片,不但在中国,而且在整个东南亚地区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梁音在影片中出演善良、怯弱的刘二哥,与刘三姐的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在《冰山上的来客》中,他饰演性格刚烈、满腹韬略的边防军杨排长。这部影片,集惊险、反特、军事、风光、民俗、爱情与一体,把军民对祖国的热爱,置于雪域冰峰、少数民族的大背景中,剧情起伏跌宕,人物扑朔迷离,风光秀美动人。在影片中,梁音以沉稳的眼神和形体动作,揭示出了人物潜在的心理活动;以丰富的细节处理,塑造出了这位善于思索、准确判断、英勇机智、充满情谊的基层军官。影片中的一些镜头至今仍清晰地再现在我们的眼前;战士被冻死在雪域高原,像一尊雕像;杨排长大喊一声,朝天鸣枪,群山轰鸣,冰雪纷飞。目睹此景,观众无不感动得潸然泪下。尤其是在辨认真假古兰丹姆那场戏中,他的表演相当细腻、准确、流畅。许多电影评论家都说:梁音所饰演的杨排长是电影史上不可多得的军人形象,是电影史上的精彩之作。
梁音以他突出的贡献,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全国劳模,光荣地出席了省及全国的文代会。他本应年富力强之时再攀高峰,再为全国人民奉献出几位鲜明的人物形象,然而,“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十年“文革”,十年浩劫,百业凋零,电影事业一片沉寂。十年哪!梁音整整销声匿迹了整整十年……

  1976年,粉碎了“四人帮”,电影事业重新焕发了生机,迎来了它的第二个春天。然而,梁音已过“知天命之年”青春已逝。到1986年光荣离休时,他仅参加拍摄了3部影片。离休那年,他参加了电影《焦裕禄》的拍摄,出演老饲养员肖位芬。宝刀不老,雄风犹在,他因此获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提名。

艺如其人再献余热

  离休后,梁音又从银幕转向荧屏,在电视片中开辟出了一个新的战场,为人民再献余热。

  离休的当年,他就应邀参加了电视剧《雪野》的演出。之后,他又和著名演员赵丽蓉合作,拍摄了电视片《苍生》。在《女人不是月亮》中,他饰演朝鲜族老人朴四爷。他不顾七十岁的古稀高龄,西上新疆,拍摄电视《土城子》,北上扎龙自然保护区,出演《鹤童》中的老大爷。《鹤童》一片,荣获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两项大奖。离休后仅十多年的时间,梁老已经参加了三十多部近百集电视片的演出。

  他在影视片中所塑造的人物,无一例外的都是性格善良、淳朴的“正面形象”,这与现实生活中的梁音有着十分惊人的相似之处。在摄制组中,他是主要演员,又往往干搬道具等杂活,帮助剧务人员干这干那。排《刘三姐》时,导演苏里不慎被烫伤,行走不便。每天晚上,梁音都不顾一天的疲劳,天天给苏里擦澡、换药。扮演刘三姐的演员黄婉秋来自广西,年纪轻轻,是第一次拍电影,许多情节都把握不好,梁音就一遍又一遍地给她说戏,使黄婉秋获益匪浅,深受感动。同志们都说:“梁音是编外的导演。”拍《黄金魂》时,剧组来到了崇山峻岭中,条件艰苦,没有热水喝。在休息时,他一个人翻山越岭,到山外一家医院借了一只保温桶,不顾年老体弱,硬是一口气将保温桶扛回了驻地,令全体演职人员深受感动。

  梁老从影六十多年来,拍过五十余部电影、三十多部一百余集电视片,可谓“著作等身”了。可是,当人们盛赞他的成绩时,他却虚心地说:“那是我的运气好。长影出品的好片子让我赶上了。我碰上了好的剧本、好的导演、好的作曲家。我是沾了他们的光。别的演员饰演这些角色也照样出名,功劳不能记在我一个人身上。几十年来,观众、人民记着我梁音这个人,我就觉得很知足了。”
采访梁老时,他已八十有六,但身板硬朗,根本不像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他对笔者说:“我一生饰演的人物,级别最高的也不过是位营级干部。我至今还没有‘将军肚’,可我盼望着在有生之年能扮演一回将军!”

  愿梁老的夙愿能早日实现。

(作者单位:长春市军队离退休干部休养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