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林地名

长春俄国领事馆旧址评介

发布时间:2017-05-09 08:41:00   来源:  字体显示:
  长春市的长通路,是一条始建于1913年的百年老街。在这条全长1190米,东西贯通的街路中段,有一座布局错落起伏,带有圆形塔楼和锥形尖顶的建筑,它明显的异域风情总是能够吸引往来路人们的眼球。久居周边的老人们会告诉你,这里曾经是“老毛子”的领事馆,也就是沙皇俄国时期设置在长春的领事馆。
    100年前的报纸揭示准确修建时间
  长春的俄国领事馆,习惯上也被人们叫作沙俄领事馆,原因在于当时的俄国处于沙皇的统治之下。建筑外墙上镶嵌着一对黑色大理石文物保护标志牌:“长春市文物保护单位,沙俄领事馆旧址”,“建于一九一四年,占地面积17000平方米。”细心的人们会发现,领事馆旧址具体的修建月份和日期没有详细说明,对于长春这座俄国领事馆的准确修建时间,长期以来众说纷纭,因此在文物保护标志牌就只留下了如此模糊的记述。
  对于这个疑问,却是可以在一张100年前的报纸上找到答案。在1914年4月4日出版的《盛京时报》第7版上面,刊登了一则题为《修建领署动工》的新闻:“俄领署系自设立时,即在西双桥外租赁民房居住。刻闻因已设立商埠地,决意迁移,故特照会孟观察使,在商埠界内领地一方,自行建修。并闻顷已招募工人,于日昨开始筑造云。”通过这张100年前发行的报纸,终于可以清楚地知道这座长春俄国领事馆动工修建的时间是1914年4月3日,解答了长期以来人们的争论与疑惑。
  俄国领事馆,商埠地里唯一的俄式建筑
  自从“日俄战争”开始,俄国与日本在中国东北的角力中,似乎总是日本领先一步。“日俄战争”之后,日本通过《朴次茅斯条约》攫取了中东铁路长春宽城子至旅顺口间的铁路线路以及所有铁路财产,包括特权、权利、煤矿等在内。从此,长春也由一座原本中东铁路上的四等小站,成为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的节点,更成为日、俄角力东北的重要场所,长春的城市轨迹也由此改变。
  1905年12月22日,日本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日东三省事宜条约》,在其附约中要求清政府“自行开埠通商”东北地区的16座城市,长春位列其中。长春开埠之后,日、俄双方又先后将目光投向了筹划中的长春商埠地,都想在这里抢夺先机。
  在长春正式开埠前的1906年12月,日本就首先在长春设立了领事馆,并任命柴田要治郎担任领事。俄国在长春正式设置领事馆却是在长春开埠之后,比日本晚了将近2个月。虽然俄国在长春开设领事馆晚于日本,但是“业务”却比较繁忙。长春开埠之后,英美商人来此经商者渐多,因为英美暂未在长春设置领事馆,所以都由俄国领事馆负责相关外交事务的处理。
  1912年秋天,当日本在长春商埠地西边修建的那座“辰野式”风格新领事馆竣工时,俄国驻长春的领事馆却还租用着旧城内的民房。可以说,从设立领事馆到建设新馆,日本步步走在了俄国的前面,这些都是使得比日本早一步染指长春的俄国颜面尽失,极大地刺激了俄国的政治神经。不久,俄国领事馆购地兴建新馆被提上了日程,新馆就选址在商埠地内。俄国领事馆新馆选址在当时商埠地广场北侧、长春清真寺的西北面,这里虽说不是当时最繁华的地段,但却毗邻通往长春旧城和“满铁”附属地的道路,交通位置十分便利。除此之外,周边环境也算宜人,在领事馆不远处,商埠地内的第一座公园——长春公园正在兴建之中。
  新建的长春俄国领事馆采用了典型的俄式建筑风格,整体布局自由灵活,一层和二层间错落相接,东西两侧铁皮锥形尖顶和中间屋面的平顶相互映衬。除了在商埠地内绝无仅有的圆形塔楼和锥形尖顶,二楼窗楣上用水泥制作的飞鸽造型装饰也使它与周边的其他建筑形成鲜明对比。《长春近代建筑》一书曾这样评价它“俄国领事馆应是商埠地内造型最丰富的建筑,也应该是‘外资’投入建筑的规模最大的一组建筑。”
   特殊的楼板,百年不倒的秘密
  从1914年算起,这座具有浓郁俄式风格的建筑经历了百余年的风霜雨雪,是目前长春市内为数不多的百年老建筑。为什么百年前青砖、木构和水泥砂浆的简单组合能使这栋“百岁”建筑至今屹立不倒?这也曾经是许多人想一探究竟的谜团。
  其实,答案就在于这座俄国领事馆旧址采用了一种特殊的楼板组合方式——钢梁—砖拱组合。简单来说,钢梁—砖拱组合就是一种工字形钢梁和青砖的组合形式,这种独特的组合结构在同时期的长春建筑中并不常见。实验表明,钢梁—砖拱组合在破坏模式和变形趋势方面与钢梁—混凝土拱组合具有相同性,而且受力性能更是优于传统的砖拱。可以说,正是使用了这种特殊的楼板组合结构,百年风霜雨雪虽然在建筑外墙上曾留下斑斑印记,但是整栋建筑却依旧屹立不倒。另外,百年前修建这栋俄国领事馆所花费的时间仅仅是5个多月。
    百余年间,用途几经转换
  1917年11月7日,涅瓦河上“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隆隆炮声,不仅拉开了十月革命的序幕,也开启了长春俄国领事馆建筑变更用途的前奏。十月革命胜利后,苏维埃政权成立,但是北京的北洋政府却依旧将原沙俄政府驻华公使库达舍夫作为俄国外交代表,美、日等国也先后出兵西伯利亚,蓄谋扼杀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在这种情形下,长春的俄国领事馆得以依旧继续开馆。但是,随着长春领事馆副领事自杀、西方列强干涉苏联阴谋的破产,以及北洋政府对苏联政府承认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长春商埠地内的这座俄国领事馆也最终“关门大吉”,馆舍闲置,“领事馆”的标识也从长春地图上消失了。
  1932年初某天的清晨,商埠地大街上往来的人们发现那座闲置许久顶的俄国领事馆门前被挂上了“最高法院”的牌子,门前也多了几个穿着制服巡逻的警察。原来,自从伪满政权成立之后,在长春的众多伪满机构就都面临着办公用房紧缺的窘境。20世纪30年代初的长春,还只是个占地21平方公里、13万人口的中等城镇,当时旧城和商埠地里面稍微像样些的房屋,都被那些临时拼凑起来的伪满机构占用,陆军医院成了“军政部”、原华俄道胜银行办公楼成了“检察院”……原吉长道尹公署的小院里面竟然也同时装进了“国务院”“参议院”“外交部”等多个伪满机构。在这种情形下,原先的俄国领事馆也成为伪满最高法院的办公地点。1938年,“最高法院”搬到刚刚竣工的伪满综合法衙之后,这座有着锥形尖顶的俄式建筑也开始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从20世纪30年代末开始,在先后印刷的几版长春地图里面,原先俄国领事馆的位置上面没有再标识任何机构的名称。
  时光荏苒,20世纪50年代的长春迎来了经济迅速发展时期,长春橡胶八厂成为当时重要的支柱企业之一,在大马路和长通路等处都建设有生产车间。长春俄国领事馆旧址成为橡胶八厂职工的宿舍。随着时代变迁和经济转型,曾经辉煌一时的长春橡胶八厂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曾经居住在长春俄国领事馆旧址里面的工厂职工和家属也陆续搬迁。2010年开始,长春市有关部门对这座历经百年风霜雨雪的俄式建筑进行了保护性维修,使它重现了往昔的风貌。
  (作者单位:吉林省博物院 王新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