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古大观

雨中 行走在断桥上

发布时间:2017-11-06 09:49:00   来源:  字体显示:

  月的第一天,我们全家人吃早饭时,临时动议去丹东。

  要说利用五一假期休闲游玩,放松身心,调整状态,胜过丹东的好地方很多,为什么选择丹东呢?饱览波澜壮阔的鸭绿江?乘游船远观朝鲜风光?欣赏犹如一叶方舟的“月亮岛”的浪漫?攀登“国门名山”凤凰山?沐浴享受五龙背温泉?游逛“一山望三县”天桥沟森林公园?前往素有“东北八景之首”美誉的锦江山,体验“一山尽得天下秀”?爬上中国明长城东端起点——虎山长城,找寻“不到长城非好汉”感觉?品位丹东海鲜美食?其实都不是,而是为了我们共同谈论的一个话题。

  当我们到达丹东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整个城市笼罩在通明的灯光之中。由于旅途劳顿,已无暇顾及夜色美景,不加思索地选择一个靠近江边的酒店匆匆入住,目的是明天积蓄力量。第二天的丹东,天公不作美,一大早就毫不客气地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尽管如此,天气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兴致。当讨论第一站到哪儿时,大家先面面相觑,相互心领神会一笑,然后异口同声地说“断桥”。

  我们沿着长满银杏树的街头,顶着胧细雨,直奔鸭绿江大桥。丝丝凉凉雨水打在脸上,如同要洗涤身上的尘埃污浊似的,让人产生一种添充正能量的感觉。雨中,江畔的银杏树、桃花、李花、杏花、海棠花,争相演绎着醉人的千娇百媚。特别是丁香花的诱人气息压倒性地占据优势,弥漫开来,漂浮渗透着江堤每一个角落。真所谓“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映浅红”“又是一年芳草绿,依然十里杏花红”。

  雨时大时小,一刻也没停下来,然而游人却熙熙攘攘、有增无减,大有不错过好雨时节,让老天爷的恩赐,无声的滋润心田。有的拿着相机瞄向鸭绿江对岸,有的拿着自拍神器,随心所欲地边走边拍摄着,涌动着朝一个方向而去——断桥。

  走近断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桥头顶上方曲弦式钢梁正中悬挂着的五个金色大字“鸭绿江断桥”。

  这是军委原副主席、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题写的。突然脑海里闪现出一个问题,这里既没有西湖断桥的天堂美景,也没有白素贞与许仙的浪漫传说,况且,来丹东观光旅游有很多选择,也有很多好景点,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花30元买门票登断桥呢?转念一想,其实,答案很简单,就是断桥记录着气与钢的较量,勾画着弱与强的撕拼,见证着血与火的硝烟,凝聚着爱与恨的情感,人们上断桥的目的就是以重走“跨过鸭绿江”红色之旅,体会一下那段峥嵘岁月,寻回属于中国人的骄傲和自豪。

  前些年,我两次出差到丹东城 ,只因来去匆匆没有上桥,这次,我随着人流终于如愿以偿登上断桥了。这一刻,我才深深感到,历史是现实、凝重的,也是脆弱的,只有身临其境时,才有别样的感触。

  雨中 ,断桥的歌声,昂扬激荡。当双脚站在鸭绿江断桥上的刹那间,回响耳畔的,就是那铿锵有力、荡气回肠的《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还有那曲调优美、深情恢宏的《我的祖国》,“辽阔的土地”“古老的土地”“温暖的土地”等多个角度抒发描写“美丽的祖国”“英雄的祖国”“强大的祖国”……这些耳熟能详,承载着无数可歌可泣故事的曲子,仿佛从历史的深处流淌而来,让人立刻感觉到那时候中国人的血像岩浆一样热。很多的游客也许是受到气氛的感染,也许是找到精神的定位,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个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的火热年代。他们随着桥上广播里放的红歌,绘声绘色、旁若无人地放声高唱,还有的干脆站在那里倾情表演起来,好像要把自己的灵魂漂游在断桥之上,让“我的梦”融入“中国梦”的伟大实践中。

  雨中,断桥的轮回,清晰凝重。登上断桥才进一步知道,与其他桥梁相比,断桥的历史更加沧桑深沉。它原为鸭绿江上第一座桥,始建于1905年,两年后竣工,属铁路桥。由当时殖民机构日本驻朝总督府铁道局修造。桥全长944.2米,宽11米,12孔,从中方数第四孔为开闭梁,以四号圆形桥墩为轴可旋转90度,让过往船只便利通行。1943年,日本出自加强对中国东北和朝鲜的殖民统治,又在此桥上游不足百米处建成第二座铁路大桥,即现在仍使用通往朝方的上走汽车、下行火车的两层桥。1950年10月19日黄昏,志愿军40军从鸭绿江大桥第一批进入朝鲜。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两座鸭绿江大桥成为中国支援朝鲜前线的交通大动脉。1950年11月8日美军为切断我方供给线,美军飞机多次对大桥狂轰滥炸,第一桥被炸毁,成为废桥。中方所剩四孔残桥保留至今,被称为“鸭绿江断桥”,习惯称为“断桥”。1993年修复开发成战争遗迹型旅游景点,曾一度命名为“鸭绿江断桥”。2006年5月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年日本建此桥是为更好地掠夺、殖民统治中国,没想到40年后为打败美帝国主义发挥作用,今天又警示后人不忘昨天耻辱,践行中国梦。这就是《老子》中所说的,“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雨中,断桥的雕像,赢得崇敬。在断桥的桥口处,屹立着一座主题为《为了和平》的大型青铜雕塑,26个人物群雕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代表着彭德怀元帅率领的第一批过江的26万志愿军。一些志愿军前辈的回忆录中有这样的描述,1950年10月19日晚,彭德怀带上秘书、通讯处长以及4个警卫员,乘坐着一辆吉普车踏上征程。当40军的先头部队还没走下鸭绿江大桥的时候,这辆吉普车就超过了他们,第一个冲进了朝鲜国土。战士们都以为是师首长随队行军,习惯性地靠边儿让路,没有人特别在意,殊不知志愿军统帅竟然先于自己的部队冲进了危险莫测的前方……整个作品,别具匠心,深刻塑造了志愿军将士手握钢枪,威武雄壮,勇往直前,奔赴战场的情景。既反映出这个军队听党指挥、一往无前的精神,又再现了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英雄气概,更抒发了中华儿女把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主义情怀。说也奇怪,在这上下桥必经之处,居然没有大声喧哗和不雅之举的,在歌声、雨声、江水拍岸声、沙鸥鸣叫声融合交织中,所有上桥的人们都驻足景仰,举目参拜。还有一件事让我印象很深,就是所有人在这里拍照留念。有的端庄而立,有的摆出造型,有的模仿着雕塑姿态,有的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各军兵种的老式军装或迷彩服,腰扎武装带,表情严肃的敬着军礼拍照,有的还把这些“迷彩秀们”当“明星”抢着合影。很多家长还让孩子面对雕像举手行少先队礼拍摄留影。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手拿相机为爷爷拍照时,先是执意让爷爷表情严肃,举手握拳,然后又让爷爷面带微笑,伸出食指和中指打“V”字,引来周围人一片掌声。雕像之所以有如此感召力,是因为它在人们心目中,就是活灵活现志愿军,是百万中华儿女前赴后继、铭刻抗击侵略的缩影,是一座耸立鸭绿江畔的英名丰碑。它的青铜色是无数英雄的鲜血风化后的色彩。人们没有忘记那场战争,没有忘记牺牲在鸭绿江对岸的先烈,没有忘记那些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人们在拍照时各种造型,说明崇敬英雄,呼唤英雄回归已经成为时代主流,对一些贬低、丑化、嘲弄英雄的言行已经被人众所唾弃。看到人们不忘记英雄,向英雄致敬的情景,不由得想起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他在演讲和著文中多次提到志愿军在这场战争中的英雄事迹,其中一幕让我记忆犹新。那是1951年冬,志愿军要向美军进攻。因为武器不如美军,必须在夜间潜伏在接敌最近处。一个连悄悄潜伏下来,整整一晚上。那晚天降大雪,奇寒。天亮时,我军冲锋号吹响了,可潜伏的一百多个战士没有跃起来。原来他们全部被冻死了。至死他们仍保持着战斗队形。后来毛主席听了这件事的汇报,他当即脱下帽子,站立,久久不语。刘亚洲还曾讲过一个例子:时任军事科学院李际均副院长接待一个美国代表团,一位美军上校说,我有一个问题始终搞不明白,朝鲜战争时你们装备那么差,为什么我们打不过你们?你们38军强渡汉江时,士兵们穿着裤子下水,大冬天零下40摄氏度,你们战士出水时裤子全冻成硬邦邦的直筒子,还发起冲锋。我们都惊呆了。李际均说:“我曾经是38军军长”。那位美军上校立即起立、立正、敬礼,说:“我对38军非常崇敬。”毫无疑问,最高的尊敬,来自对手。获此尊敬,我们志愿军战士凭借的是爱国情感和钢铁意志。我曾阅读过《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书中有这样一组统计数字,志愿军战斗伤亡36万人,非战斗伤亡41万人。有14万英雄儿女长眠在异国他乡。我们的历史,当代社会,都应该向那些为了正义而英勇捐躯者致敬。

  雨中,断桥的色调,耐人寻味。我原以为断桥是黑灰的,上桥才知道,桥身被漆为浅蓝色。蓝色在视觉上给人以深远、平静的感,蓝色也是忠诚、和平、稳定、和谐、信任、真相、信心的象征。我理解,之所以 桥身漆为蓝色,意思告诉人们不忘殖民统治和侵略战争,珍惜和维护世界和平。断桥上还有一个色彩,就是红色。每个垂直钢架上都插着五星红旗,几百面红旗在雨中迎风飘舞,分外鲜艳夺目,它和蓝色桥体相互衬托、相互呼应,形成了一道主题鲜明的靓丽风景线一一忠诚与祖国,和平与信念。

  雨中,断桥的弹痕,至今宛然。虽然断桥不足400米,我却用了近一个小时,才走到断桥的尽头,也就是说到了国界。眼前,是几个光秃秃的、形影相吊、嵌满弹洞的桥墩子,凄惨惨的矗立在江的一侧。再往远望,隐隐约约看到了阴云风雨笼罩的朝鲜半岛。站在这里,我看到,大桥被炸断时的瞬间,巨大的拉力把硕大的坚固钢梁活生生的撕断,扭曲变形的样子,炮弹把几十厘米厚的钢板打穿,这个景象,令人触目惊心,酸楚涌动,立即想象到当年美军是如何狂轰滥炸的。其实,在断桥上无须仔细观察,还能清晰地看到许多许多遗留至今的弹痕。此时,我眼中的断桥,已不再是建筑工程意义上的概念,如同一个经过战火纷飞、被炸致残的志愿军老战士,静静挺立在那里,尽管已经畸形变样,却依然刚毅坚强地挺立在那里,似乎在向我们述说着什么,既像讲述着当年日本是怎样掠夺中国资源,残酷杀戮中国人民屈辱往事的,又像讲述着百万优秀的中华儿女是怎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踏着它的身躯走向江对岸的。

  雨中 ,断桥的天空,英灵留印。断桥的上空有一个历史性名词,叫米格走廊。 抗美援朝战争最大的软肋是后勤运输保障,后勤运输不断遭到“联合国军”的轰炸和破坏,为保卫鸭绿江大桥为动脉中枢的千里运输线,我年轻的人民空军与以美国为首联合国空军展开了绞杀战,结果人民空军打出这个历史名词——米格走廊。这个名词是美国空军给起的,是对朝鲜西北部鸭绿江入黄海口的附近一带地区称谓。有专家认为,米格走廊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大规模喷气式飞机对战的地方,所以这里也被视为喷气式飞机战争的发源地。由于志愿军空军积极作战,迫使美国空军战斗轰炸机放弃丹东到新义州、新义州至平壤、熙川至平壤两条铁路干线轰炸,从而保证了后勤保障大动脉昼夜通行,被誉为“摧不毁、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共有歼击机部队18个团参战,击落敌机330架,击伤94架。然而,历史上几乎没有一种胜利,不是以英勇的牺牲为前提的,米格走廊也是如此,是志愿军空军用生命打出来的。空军原副司令员,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空战英雄张积慧,在纪录片《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接受采访时说:“抗美援朝战争开始时,我们团从辽阳出发,飞行员满满地坐了一车,回来的时候就剩下不到一半人了。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听到老英雄这句话,身为空军一员,我最能够懂得这句话的分量。米格走廊是打出来的名字,还包含着地面部队功绩。空军某雷达团原副团长郭伯林,是电影《碧海红波》中连长雷波的原型。我曾走访过他,老人家作为新中国第一代雷达兵先后两次入朝参战。他带领部队在朝鲜元山等地开设雷达阵地,及时把来犯美机的方位坐标、批次、架数等通报给志愿军航空兵和高炮部队,使鸭绿江大桥及铁路运输线免遭美军空袭,为志愿军部队做出了贡献。他还创造了用高射机枪打下美机的纪录。我问,你在前线想得最多的是什么。他说,发现敌机,完成使命。我问,你想到过牺牲吗?他告诉我,入朝参战,不仅是我,全连官兵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雨中,断桥的钢骨,昭唤精神。当我触摸大桥的钢筋铁骨时,冷冰冰的感觉犹如电流一般传遍全身。断桥昭示了不能忘却的伟大精神。在新的时代背景下,这场战争胜利的意义正在被或隐或显地质疑,这场战争展现出来的伟大精神更是在被有意无意地淡漠或遗忘。历史的走向把我们带到了今天,有人开始种种假设,假设没有这场战争?但是,历史不能假设,历史已经形成了。我想,思考战争,要思考战争之外。评估历史,要回归当时的历史环境,还要看到战争的历史价值。断桥以它的存在,对一些人的质疑做出了有力的回应。因为断桥上记录的不仅是一次战争,而是一个民族在战争中表现出来的精神品质。这种精神品质使志愿军战士能够以劣势装备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世界头号强敌,打出国威,创造了几乎不可能的胜利;这种精神品质使国力羸弱的新中国能够改变战局,向世界证明新中国的坚强存在。刘亚洲上将在充分肯定抗美援朝战争时,将其誉为“近代中国唯一一次漂亮的远征”。他认为,和美国这一交手,打出了中国50年的和平。时至今日,美军在复盘兵棋推演中也无法破解这个迷。那么,这个谜底是什么呢,毛主席曾给出生动形象答案:志愿军打败美国佬,靠的是一股气,美军不行,钢多气少。“气”乃精神力量的汇聚和展现,毛主席用一个“气”字高度提炼出抗美援朝精神,这种精神包括爱国主义精神、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革命忠诚精神、国际主义精神。其中,爱国主义成为志愿军英勇作战,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敌人的巨大精神动力。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他们远离自己的国土家乡,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承担战争钢铁的压力,写下了一首首气壮山河的英雄史诗。那么,什么是爱国主义?列宁指出: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巩固起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深厚的感情。我理解,爱国主义就是人们对自己祖国的深厚感情,是对自己祖国的一份责任,是将个人的命运和祖国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道德规范,是一项根本的政治原则。爱国主义最基本的内容是对祖国的忠诚与热爱,最重要的表现是具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维护祖国尊严和人民利益的高度责任感,对祖国前途怀有坚定的信念,为了祖国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我们中华民族历来有爱国主义的优良传统,这是我们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的基础。千百年来,我们的民族历尽苦难沧桑而不衰,千锤百炼更坚强,就在于我们有浓烈的爱国主义传统,以及由此形成的民族精神和气节。全体志愿军将士正是怀揣着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真挚情感,国家的利益不容侵犯的崇高信念,才能以弱胜强,创造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当前,怎样弘扬抗美援朝精神是时代课题,也是时代难题。要弘扬就要像毛主席说的那样“温故而知新”。走在断桥上,就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像毛主席所说的“温故而知新”感觉。断桥犹如一个课堂,让我们重温了抗美援朝精神。一个国家、民族、政党,乃至一个人如果只追求经济利益,忽视精神价值,丢弃宝贵的优良传统和历史文化,就等于失去了脊梁骨。当今中国已今非昔比,正在由大向强迈进,冲刺世界第一,决赛冠军国家,开创中国时代,离“中国梦”越来越近了。如果没有坚实的精神内核,没有强大的精神支撑,未来中国将变成没有灵魂的“经济民族”。

  随着时间推移,断桥的历史价值将会更加凸显出来。

  雨中,行走在断桥上,内心如同奔涌向前的鸭绿江……

  (宋锡贵 作者系93175部队副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