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古大观

吴天禄和宋教仁编写的地情书 戳败日本侵略者制造的“间岛问题悬案”

发布时间:2017-05-09 09:22:00   来源:  字体显示:
     编者按语:本文通过吴天禄和宋教仁编写的地情书戳败日本侵略者制造的“间岛问题悬案”的史实,有力揭穿了当年日本军国主义无中生有地制造“间岛问题悬案”,以达到他们侵略扩张无端占有中国领土的目的。马克思说过,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今天,以安倍晋三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又重拾他们肆意编造谎言的丑恶伎俩,妄图把我国的固有领土——钓鱼岛据为己有。作为方志工作者,我们有责任与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一道,把历史的真相呈现在世人面前,让日本一小撮极右势力的罪恶企图彻底破产。
  
  间岛原指图们江北岸今吉林省延边地区和龙县光霁峪前的一处滩地,自古是中国领土。1907年,日本侵略者制造“间岛问题悬案”,将这一纵十里、宽一里的滩地扩大到“海兰江以南、图们江以北,宽约二三百里,长约五六百里之地”,即中国延边的延吉、汪清、和龙、珲春等四县地区,妄图一举侵占这些地方。民主革命活动家吴祯禄和宋教仁分别撰写的《延吉边务报告书》和《间岛问题》两本地情书戳败了“间岛问题悬案”,为捍卫国家主权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间岛问题悬案”发生的历史背景
  明清两代,朝鲜都是中国的附属国,双方都承认两国的边境是鸭绿江和图们江,但由于当地很荒凉,并没有进行过勘界。清康熙年间,发生了朝鲜李氏兄弟越界、在中国境内杀人越货的事件。康熙皇帝派遣穆克登巡边,在鸭绿江、图们江的共同源头——长白山树立了界碑。
  19世纪60年代以后,沙俄开始侵占中国东北。中国东北原本是清朝统治者的“龙兴之地”,绝对不允许外族人进入,只是因实行移民实边,才逐渐放宽对朝鲜方面的边禁,结果有大量朝鲜平民渡过鸭绿江来到中国东北开荒种地,这就是中国今天朝鲜族人的来历。1881年,越境开垦的朝鲜人在图们江北岸私自挖掘了一条水沟,使江水分出用来灌田,结果出现了一江分流之中的“夹江”滩地。后来,朝鲜官员李范允致函清廷垦局时,指夹江滩地为“间岛”(“垦岛”的转音),从此有了“间岛”的称谓。
  1882年,吉林将军铭安要求对越来越多的中国境内的朝鲜人依“云南苗人例”管理,朝鲜国王高宗则要求把这些人“刷还”(领回),但是朝鲜流民并没有全部回国。1885年,朝鲜高宗向清廷交涉,诡称朝鲜人只是渡过了豆满江(指今天的图们江),而没有越过界河土门江(指今天的海兰江)。1885年9月到11月和1887年4月到5月,中朝双方进行两轮勘界(分别称乙酉勘界和丁亥勘界)后,中朝双方一致同意所谓“豆满江”“土门江”就是“图们江”的转音,中朝两国界河就是图们江。这就从根本上否认了“间岛”归属问题的存在。
  1905年日俄战争后,沙俄失去了对韩国的控制权,朝鲜改称韩国,日本强迫韩国签订了《日韩保护条约》,韩国实际上已经成为日本的殖民地,日本的版图堂而皇之地扩展到图们江以南的东亚大陆。日本的伊藤博文是日本天皇任命的第一任韩国统监,他指派斋藤季治郎大佐带领一伙人偷偷地渡过图们江,进入中国境内光霁峪前的夹滩地窥探虚实,这伙人回到韩国后向伊藤博文做出汇报。伊藤说:间岛是日本的“生命线”,是统统需要我们加以“保护”的。斋藤于8月18日由会宁出发,率领日本警宪进入中国延边。同一天,清廷即接到日本驻华公馆阿部宁太郎送达的照会:“为照会事,兹奉帝国政府训令间岛为中国领土,抑或为朝国领土,久未解决,该处韩民十万余众,受马贼及无赖凌虐,拟即由统监派员至间岛保护,请速电该处华官,免生误会为要。”这就是日本提出的“间岛问题悬案”。清廷突然接到照会,顿时惊慌失措。还没等到中方前去交涉,日本方面的斋藤已经率领大批武装宪警强渡图们江,进入中国延边数十里地区,并在龙井村内天宝矿主程光弟的大院挂出了“统监府间岛派出所”的牌子。
  二、吴禄祯编写《延吉边务报告书》
  吴禄祯,字绶卿,1880年3月出生湖北云梦,著名的民主革命活动家。在湖北武备堂学习后,被清政府选送日本学习军事,受孙中山影响加入兴中会,积极参加反清斗争。
  当时的中国东北三省总督徐世昌兼管三省将军事务,他派遣时任盛京新军督练处督练的吴禄贞前往延吉厅调查。吴禄贞带领2名助手和6名测绘员经过调查认为,面对依靠军事力量推行侵略政策的日本帝国主义,要想有效地捍卫祖国领土,必须以强大的武力作后盾。然而,延吉厅边防空虚、武力薄弱的状况十分明显。他一面筹备武装力量对敌,一面考察为交涉作准备。
  为制止日本设立的派出所和其他组织的侵略活动,吴禄贞在延边的多个地区设立稽查处或派办处,设兵防守。他还组织人员利用各种机会揭露日本的侵略阴谋,安抚朝鲜居民,并设立学校招收朝鲜居民子弟入学,兴办医院,修筑道路,倡导垦荒等,当地各族人民交口称赞。
  徐世昌对吴禄贞深为嘉许,向清廷奏准在延吉厅局子街设吉林边防处,吴禄贞破格被任命为帮办,并晋升为正参领加协都统领。1908年8月,吴禄贞被调回奉天。次年4月末,再次调往延吉厅,升任边务督办,由陆军协都统擢升为陆军协统,并加陆军副都统衔。
  吴禄贞在延吉厅任职时,顶着酷暑,跋涉山川。他途经敦化县、延吉厅、珲春城,沿图们江登长白山,又折返夹皮沟,先后历时73天,纵横2600多里,进行认真的考察。他既用仪器,又用步测,精细地勘察了延边的山山水水、国境村寨,详尽地记载了21种图例,最后用50万分之1的比例尺绘成《延吉边务专图》。特别是,吴天禄编写了长达10万余字的《延吉边务报告》一书,共九章三十八节,钩沉抉微,搜罗丰满,考证精当,有理有据,全面论述了延吉厅的疆域历史、建制沿革、地理形势、朝鲜居民越境始末、中朝图们江界务交涉过程、日本制造“间岛悬案”的图谋,以及日本侵略、经营延吉厅的行径和政策等。该书的“序”提出:“治边之策,以为必示人不可攻而后人不攻,必示人以不可欺而后人不欺。居今而求其所以不攻不欺之道,盖舍揭清韩界务之沿革,以释内外国人之疑惑、疆场之事未由定也。”该书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对山谷丝错、森林茂密的延边地区、长白山地区勘探后写成的地情书。
  三、宋教仁编写《间岛问题》
  宋教仁,字遁初,号渔父,1882年出生在湖南桃源,是著名的民主革命活动家。他早年在武昌文普学堂读书,受革命党人黄兴影响组织反清组织华兴会,参加革命团体科学实习所,后又赴日本学习,在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成立时任司法部检事长。
  1907年,宋教仁奉命到东北组织同盟会辽东支部,联络当地的反清武装力量,策动推翻清政府的革命,但没有成功。在此期间,他听说日本提出“间岛问题悬案”,妄图侵占中国延边地区,怒不可遏,决心戳穿日本的阴谋。他化名“贞川”,通过日本朋友片山泉先生帮助打入间谍组织“长白山会”,把日本特务编造的间岛属于日本的伪证全部记录在案。他前往韩国首尔、日本东京、北京、吉林等地图书馆,查阅了大量中、日、韩的历史、地理文献资料,然后踏遍延边、长白山地域,实地考察,收集资料。在此基础上,他于1908年编写了6万字的《间岛问题》一书。关于间岛领土主权的历史,书中通过大量的历史文献,尤其是朝鲜方面的文献,并引用他所熟知的国际法,证实“间岛之主权自唐中叶迄于明末,即属通古斯之人传来者,不特与朝鲜绝无关系,即与朝鲜人民亦无丝毫关系也。”关于中、朝边境的划分,书中指出:长白山、鸭绿江、图们江为中朝天然边界,有关边界约章也是由此划分的,这是日本一些遵守科学规范的探险家、测绘家考察后得出的结论,并被朝鲜、中国的文献所佐证。日本人强词夺理,或指海兰江为图们江的,或指松花江发源的一源为图们江的,均为无稽之谈。关于历史上的间岛条约,书中指出:中、朝两国之间明确边境之事在康熙五十一年(朝鲜肃宗三十八年),朝鲜方面的《通文馆志》和《东国文献备考》均明确记载。当时两国官员到过长白山,刻石立碑,上有“西为鸭绿,东为土门(图们),故于分水岭上,勒石为记”等字样。两国除官员勘界外,还有文书往返,这实质上就是边界条约。书中最后的结论是:“然则间岛当为中国领土,其条件已完全具备矣。”
  由于宋教仁是革命党人,若将该书直接交清政府会因清政府怀疑而被拒绝,他就请曾为驻日公使李家驹下属的湖南人许孝绶转送李家驹。李家驹见书后非常重视,立即将书送到清廷外务部和吉林边务督办陈昭常。
  四、“间岛问题悬案”的解决及解决后的事态发展
  1909年初,日本驻华公使伊集院彦吉向清廷外务部发出长篇照会,就所谓“间岛问题”继续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清廷外务部对此准备不足,请时任外务部助理的吴禄贞和周维桢代写回答节略。他俩以《延吉边务报告书》和《间岛问题》为依据,用最快的速度撰写了长达万字的《逐节申辩节略》。他们撰写的节略证据确凿,正义凛然,措辞严谨,无懈可击,对日本提出的十几个问题一一作了有力的驳斥。1909年4月,中日两国政府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即《间岛条约》),确认“以图们江为中韩两国国界”。日本制造的“间岛问题悬案”宣告失败。
  制造“间岛问题悬案”是日本侵略者侵华的首次尝试之一,虽然失败了,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越发膨胀。这以后,日本成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和关东都督府,在南满铁路沿线设立了大量的附属地。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并扶植建立伪满洲国。1932年,日本在上海发动“一·二八”事变。1933年初,侵占热河省,进兵冀东,强迫国民政府签订《塘沽协定》。1935年,日军发动“华北事变”,企图仿效伪满洲国分离中国华北五省。1937年,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挑起全面侵华战争,日军的铁蹄践踏了中国的大好河山。1941年12月,日本又发动太平洋战争,将侵华战争与侵略亚太地区的世界战争连接起来,企图建立其梦寐以求的“大东亚共荣圈”。然而,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节节胜利,日本侵略者最终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于9月2日签署投降书。
  当前,以安倍晋三为首的日本右翼势力疯狂抬头,日本军国主义正在复活,亚太地区的和平受到严重威胁。各国政府和全世界人民都要以史为鉴,深刻揭露以安倍晋三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集团的所作所为,努力捍卫世界反法西斯斗争胜利成果,维护国际和平秩序。
  (刘双义 作者单位:长春市宽城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