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今古大观

土肥原贤二与“东洋魔女”川岛芳子

发布时间:2016-10-28 09:52:24   来源:  字体显示:

 川岛芳子,又名金碧辉。生于晚清末年。其父是清王朝八大世袭家族中的“泰山北斗”——肃亲王。1912年,金碧辉随养父川岛浪速到日本。

  1930年川岛芳子结识了日本驻上海特务机关总长田中隆吉。在被川岛芳子的风姿打动后,田中隆吉将川岛芳子带进了谍报圈。由于川岛芳子天资聪颖,在谍报机关工作不久,就掌握了各项间谍技能,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谍报人员。

  1931年,获得田中隆吉赏识的川岛芳子被推荐给了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后土肥原贤二成为川岛芳子的新上司,他开始策划一桩新的阴谋。8月5日,川岛芳子奉令来到齐齐哈尔朝日旅馆向老板铃木如此这般的交代了一番。铃木受宠若惊,点头称是,随后按川岛芳子的指令行动起来。

  8月9日,王翼先和李德保应铃木的“邀请”来到朝日旅馆。迎接他俩的是两个身穿和服、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一个叫植松菊子,另一个称是朝鲜人,姓金。两位妓女百般媚态地款待“客人”。铃木深知李德保吃喝嫖赌恶习很深,但手头拮据,便趁机说:“金姑娘从南满带来不少‘白货’(海洛因),因急于回国想低价出售。”一心想发大财的李德保讲价后要全部买下,可随身带的钱不够。金姑娘便说:“钱不够,有什么抵押的也可以”。李德保便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契票。

  原来,6月26日晚,中村震太郎在团部审讯室中与屯垦军官兵厮打中,手表被打落到门后,恰逢李德保进屋送夜餐。他趁混乱之机将手表偷偷捡起来,随手装入兜中溜走。不久,为偿还赌债,他把手表押到王爷庙街“大兴”当铺。

  金姑娘接过仔细看后,突然脸色一变,厉声吓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川岛芳子”(时为日本谋略特务)李德保闻名色变,夺门欲逃,铃木和植松菊子早已拔出手枪和匕首封住门口。李德保见无路可逃,“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在黑洞洞的枪口下供出中村震太郎等4人被秘密处死的详情。

  川岛芳子听罢露出笑脸,拿出两包银圆和一杯溶入慢性毒药的果酒赏给李德保。李德保转悲为喜,把银圆揣进怀里,将酒一饮而尽。是日夜,他便被毒死在旅馆的床上。

  8月10日,关东军特务机关片仓衷来到王爷庙乌兰浩特市“大兴”当铺凭李德保交出的契票取出“三道梁”手表。“三道梁”手表是日本厂家专为日本军官生产的高级手表。表的全部机件全部固定在三条金属构件上,故称“三道梁”手表。

  王致中与关玉衡商议对策:决定对质

  9月10日,兴安屯垦军第三团团部,关玉衡家。

  前来者,是东北炮兵连炮旅旅长王致中,受荣臻1参谋长的委派,与关玉衡商议应对“中村事件”的对策。

  王致中开门见山对关玉衡和夫人刘敬哲说:“荣参谋长提出三个方案,由你选择:一、不可把事态扩大(指哗变);二、送你去满洲里,转道去苏联;三、有把握,可以进行折冲外交。”

  刘敬哲是沈阳小河沿医学院的毕业生。毕业后投笔从戎,被任命为医官。他崇拜军人,嫁给关玉衡后,随军来到三团驻地佘公府。她身材苗条,鹅蛋脸,丹凤眼,秀外慧中,举止娴雅,神色端庄。听罢,她思考了一下说:“经满洲里去苏联,是上策;到沈阳折冲外交,日本人是不讲理的,属中策;部队搞哗变,全团皆带家属,谈何容易!是下策。”说的那么自信,那么果断。

  关玉衡接着说:“我取中策。我所办的案子件件有据,宗宗有理。对日本人,我以铁的证据说话。如果他们蛮不讲理,我全团官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只要将中村的间谍原始证据全部从北平全部调来,我就去沈阳与日本人对质。”之后,许多老战友纷纷力劝关玉衡出国避避风头,但他坚持说:“日本间谍到我防区侦察搞破坏,我处死他没罪,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做了死的准备”。

  在即将到来的厄运面前,关玉衡没有选择逃离。而是坚定地、勇敢地表达了爱国之心,无视个人安危。历史可以无限残酷,但也因其残酷,才映衬出人性夺目的光辉。

  关玉衡那低沉浑厚的声音和镇定坚决的神态引起了王致中的强烈共鸣,便激动地脱口开出:“好,对质,就这么办!”

  关玉衡被张学良委任为帅府参议

  9月l6日,关玉衡同东北炮兵重炮旅旅长王致中悄然从白城乘火车抵沈阳新站,由东北炮兵总监冯秉权用汽车接至私宅中暂居,后又移至宪兵副司令李香甫私宅中保护起来。

  荣臻参谋长前一段时间对关玉衡意见很大,认为他自作主张,没有请示就处决中村,而且没有及时把中村间谍证据送来,搞得满城风雨,弄得自己处处被动,但是,近来一段时间,他目睹日军步步紧逼,心中愤懑,他违抗了张学良命令将关玉衡保护起来,而且,他已完全理解了关玉衡处决中村的正义举动。

  9月17日,东北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奉命答复日本驻沈阳领事林久治郎称:经调查中村案,现已将兴安区第三团团长关玉衡“扣押”,即为负责之处理。随后,林久治郎到东北长官公署与参谋长荣臻进行中日谈判。此前,张学良特派统带刘多荃将中村震太郎间谍活动的重要证据专程抵沈送交参谋长荣臻。参谋长荣臻遂取消了原来让关玉衡与林久治郎当面对质的打算。

  9月20日凌晨,关玉衡同东北宪兵副司令李香甫化装成绅士巧妙地躲过日军的盘查、搜捕,徒步走到皇姑屯站乘火车赴北平。24日晚8时,张学良在顺成王府官邸接见关玉衡,笑容可掬地对他说:

  “你还跑出来了!”

  “对不起您,误了大事!”关玉衡说。

  “六十多条外交案件,你这是个小案件,没什么。”张学良安慰说。随后,委任关玉衡为帅府参议,月支500元,并移寓在西单花园饭店内。

  “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疯狂报复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发出通缉令,日本宪兵、特务四处搜捕、追杀关玉衡。关玉衡的父亲闻讯,如雷轰顶,猛一股急火攻心,3日不语而逝。后日军天野旅团上田支队入侵宁安县城,将关玉衡的家产抄没;将其四弟关瑞殍抓走,严刑拷打后钉死在南江沿的火磨楼上;二妹夫亦惨死狱中;老母亲整日老泪纵横,在绝望中病倒了。

  张学良的文电1:

  1931年8月24日,民国中央政府外交部致东北政务委员会电:

  “纪密。报载日本陆军大尉中村于6月26日左右,在洮索线终点葛根庙附近苏鄂公爷府(科尔沁右翼后旗察尔森)山中,被兴安屯垦队(军)第三团官兵杀害。据驻日使馆电称,此事日外务省仍拟由外交解决等语。究竟实情如何,希望详查电复为荷。”

  8月26日,张学良命东北政务委员会复电:“南京外交部勋鉴:纪密。敬电诵悉。此案前据日方口头提出,我方尚未得有报告。现已由边防司令部长官公署派员确切调查,俟得报再以奉闻。”

  8月31日,张学良致电南京外交部:

  “关于中村大尉事件调查结果,该大尉等既未入日方所主张之遭难区域,虐杀自为无根之事实,故日本政府如向南京外交部要求再调查时,请即以义严词正,委婉拒绝。”

  9月3日,张学良否认中村案向外交部密电“关于中村大尉事件,调查结果,该大尉等既未入日方所主张之遭难区域,虐杀自为无根之事实,故日本政府如向南京外交部要求在调查时,请即以义严词正,委婉拒绝。”

  9月7日,外交部复东北政委会电:“辽宁东北政务委员会:汉密。宥电悉。中村事件,吾方所得报告究竟如何?日方曾否又来提及?日本报载东北当局为此事特派赵欣伯等赴日请求谅解,赵氏并在途与人,中村事件非官兵所为,乃暴民所为,今后当严重警戒,并拟对日政府谢罪,等情。是否属实,统盼详晰,电复为荷。外交部。虞印。”

  9月9日,东北政委会复外交部电:“南京外交部勋鉴:汉密。宥电悉。中村事尚未得确报,正在切实侦查中,日方已屡来催询,仍须俟查复再答。特此奉复。东北政务委员会。佳印。”

  中日关于“中村事件”的最后一次交涉

  1931年9月18日,16时。沈阳。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会议室。

  东北军参谋长荣臻与日本驻沈阳总领事林久治郎进行最后一次交涉。因事机秘密,林久治郎会说中国话,会谈没有译员。会谈之前,双方都很严肃,甚连外交上的礼节都免了。会议室只有荣臻参谋长、林久治郎、公署副官处到处长李济川。

  “关于‘中村事件’,现在已到了严重关头,参谋长准备如何答复?”林久治郎开门见山,摆出一副最后通牒的咄咄逼人之势。

  对林久治郎的逼问荣臻早有准备,他计划在最后关头亮出自己的“杀手锏”,让日本人无话可说,彻底了结了令人心烦的“中村事件”。他不慌不忙地转回身,拿出中村大尉在兴安区一带绘制的军用地图、各种文件及间谍实物,说道:“总领事你自己看看,这些东西能让我说什么呢?你们既没有向交涉署照会,又没有我们的护照,如何让我们行保护之责?”

  林久治郎,1882年10月27日,出生于日本栃木县人,外交官,毕业于早稻田大学。1907年任日本驻吉林领事官补,旋升领事。1914年任驻天津领事。1915年任驻济南领事,后任日本驻英国大使馆二等书记官。1919年任驻福州总领事。1923年任驻汉口总领事,后任日本驻泰国公使,参加过1927年田中义一首相组织的东方会议,于1928年出任奉天总领事。

  “荣参谋长,我们已经谈过多次,今天还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干啥!” 尽管嘴上强硬,这些突然出现的物证还是令林久治郎大吃一惊,他万没想到中国方面会在最后一刻走此一招。立时,他觉得满身燥热,汗珠顺着他那泛着油光的面颊淌下来。忙乱中手帕也不知哪去了,最后终于掏了出来,忙不迭地一阵猛擦。但林久治郎不愧是个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熟知中国事务的中国通。他深知此时的丝毫慌乱不但影响后面的谈话分量,还会给对手增强一分心理优势。现在必须反击,在心理上打倒对手。他太熟悉中自官员的弱点了。必须以高压!想到此,他拿出一副蛮不讲理的口吻对荣臻说道:“日本军人横暴,不服从外交官的指示,自由行动,这是我们陆军省历来的作风。到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拿出这些东西,谈别的都没什么用。还是考虑如何处理这件事吧!”

  荣臻乍听这话先是一愣,随之血往上涌,气往上冲。什么外交官,简直与强盗无异。你们军人历来的作风是横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我们的军人呢?公理呢?真是强盗逻辑,想胡搅蛮缠,想讹诈,算是你瞎了狗眼。想到此,他不顾身旁其他官员的一再暗示,硬邦邦地顶回一句:“我们的军人也是横暴的,你们没护照,擅入我兴安岭屯垦区绘图、拍照,辱骂他们,我们也没办法。今天让我退缩办不到,我不能写亡国史的第一页。”

  林久治郎一跃而起。把手一挥,像是要把荣臻拂走似的,声音尖厉地威胁道:“这事没法谈了,告辞。”

  临走,还回头扔给荣臻一句硬邦邦的话:“日中友好关系的最后破裂’,我不能负责。”

  中日双方关于“中村事件”的最后一次交涉不欢而散,宣告结束。

  9月l8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在沈阳检阅关东军第二师并发布重要指示:“现在满蒙的形势日益不安,不许有一日之偷安。当万一发生事端时,希各部队务必采取积极之行动,要有决不失败的决心和准备,不可有半点失误……”实际上,本庄繁发出了侵华战争的动员令。

  是日夜10时30分,日本关东军向驻沈阳北大营的东北军突然发起进攻。

  “中村事件”发生后第42天,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件爆发。日本帝国继而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

  (作者单位:乌兰浩特市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