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二轮修志要克服流水账写法

发布时间:2017-11-06 09:45:00   来源:  字体显示:

  本文所说的“流水账”,本是指每天记载钱款或货物出入、不分类别的账目。方志界将其比喻为在志书中不分主次轻重、按年份顺序罗列现象的一种写法。韩真先生则把这种写法称之为“编年史式”,撰文指出,此写法“是指门类横分以后,按年份逐年记事的一种志书写法”。

  笔者首轮和二轮修志,参与了百部以上省志分志和市、县(区)志的评审,感到流水账写法普遍存在。自社会主义新方志编纂工作始初,方志界就一直强调,不要把志书写成流水账,然而二轮修志,这个问题仍然大量存在。如有部市续志,很多事物、事情都是从1991年到2005年一年不拉地写下来。如工业篇记述企业技术改造,从1991年到2005年,年年记全市工业企业完成技术改造项目数、实际完成投资数,比上年增长数;记述城市配电建设与改造,从1991年到2005年每年都记实现无送变电事故的安全运行记录和送、变、配设备完好率情况;记述城网设备建设改造投资,从1991年到2004年每年都记全年共完成基本建设投资情况。有的地方怕断线,用某年到某年的内容记述填补,所谓“捆绑式”写法,如记“1992—1996年,全市共投资780万元,对防火设施设备进行更新改造,换代升级。”前面记1991年的事,后面记1997年的事,中间笼统记载,实际内容很少,实际上也是为满足年年记流水账的需要而写,生怕少了某一年的情况。

  还有部已出版的市续志记述重点项目建设:“1991年,全市安排国家、省、市重点建设项目和大中型建设项目25项,全年完成投资15亿元。其中郑州轻型汽车制造厂、巩义市第二电厂、登封县电厂2号发电机组和中牟化肥厂热电工程1号机组建成投产,中原制药厂基建安装工程基本结束,进入试车阶段,郑州热电厂扩建完成土建工程,设备安装完成85%。1992年,安排国家、省、市重点建设项目21项,全年完成投资8.1亿元,年内建成投产或部分投产项目8个。其中中原制药厂进入收尾阶段,试生产出第一批合格品;郑州热电厂扩建工程1号机组并网发电一次成功,2号机组土建和设备安装处于收尾阶段;白庙水厂扩建工程建成投产;合成纤维厂扩建投入试生产;郑州电磁线厂‘八五’技改工程处于收尾阶段;第二砂轮厂‘七五’技改项目进入试生产;密县化肥厂磷铵工程一次投料试车成功,并生产出第一批合格品。1993年,安排国家、省、市重点项目29项,其中国家重点工程1项,省重点工程9项,基本建设和千万元以上更新改造项目分别有14个和6个。年内建成投产或基本建成的项目有:郑州矿务局年产90万吨原煤超化矿,郑州热电厂2×20万千瓦机组扩建工程,中原制药厂进入试生产,郑州电信枢纽工程,10.7万门程控电话工程,郑州啤酒厂技改工程,郑州柴油机厂技改工程,市图书馆迁建工程,省广播电视中心等。” 1994年、1995年、1996年、1997年、1998年、1999年、2000年也基本上是这种罗列重点项目建设数据和工程情况的流水账写法。

  任何一项事业、一个行业、一个专业、一个部门、一个单位,每年都有许多事情可做,如果不对资料进行分析研究,选材不分详略轻重,不做归纳处理,很容易形成流水账写法。

  志书记成流水账,其弊端是:写法平铺直叙,各年之间关联度不强,看不出事物整体的发展脉络;资料单摆浮搁,缺少综合提炼和归纳、概括;逻辑不清,没有抓住事物发展的主线和兴衰起伏的关键阶段;事物发展因果关系不明,特色与重点淹没于记述的琐碎和缺乏条理之中;年度资料堆砌,著述性不强,容量大大增加,但资料性却削弱了。如何解决记流水账的问题?

  一、要克服对“竖不断线”的误解

  方志界提出“竖不断线”,系对方志记述结构的要求,指地方志书在记述事实时,按照时序溯其发端,记其沿革与现状。为防止将其理解为年年记,后改为“竖不断主线”,意思是只要不断事物发展兴衰起伏的主要线索即可,不必理解成年年记。如果某年没什么重大的或转折性的变化,只是常规性的工作,资料的价值一般,就不一定记。济南市史志办庞新华先生说:“一部地方综合志书最应该提供给使用者的是:了解和观阅一地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与现状的一个宏观平台……这个平台提供的是脉络、筋骨、躯干。换一个角度看,如果这个平台太胖,肉太多,反而无法体现社会发展的脉络。作为主编,只有按照这种编纂指导思想,对一些内容资料取舍才能大刀阔斧,取其精,去其粗,取其骨,去其繁,编纂出来的志书才有精气神……资料不在多,不在详,而在提供的资料全都在点子上,全在刀刃上,全是围绕着筋骨、躯干的资料。”这告诉我们,竖写要见脉络、筋骨、躯干,而不是一年一年地记账。1

  二、竖写要把握好“三点”,即“起点”“终点”“转折点”

  也有人称“转折点”为“拐点”。起点即二轮志书的上限年,终点即二轮志书的下限年,所谓“转折点”即重要、变化较大甚至是质变、有转折性意义、资料珍贵的事情才记,一般常规性、变化不大的内容就不必记述,或综合起来记述。江西省《高安市志》是江西省抓的精品志书的试点,也是全国二轮修志的试点,出版后大受好评。主编戴佳臻在《中国地方志》2014年第8期上做了一个访谈录,也提及“三点”,他说:“横分之后,竖写怎么写?一定要坚持起点→转折点→终点纵述史实的方法,特别在转折点上,就某项事物来说,可能一两个,也可能有三四个,抓住了这个转折点,连接这几个转折点,一条抛物线就出来了,事物的发展轨迹不言自明。所以在搜集资料和选取资料时,就要找准转折点。”写好竖写,起点和终点的事情是必须要写的,关键是找准转折点。而找准转折点就要分析研究资料,事物的质变和较为重要或明显的变化不多,不可能年年都是转折点,所以不必像记账一样年年记。

  志书的单元竖写,实际上是按时序记述一些时段横断面上的事情。胡适论述小说要写事实上最精彩的“横断面”,可供我们对“转折点”理解上的参考:“譬如把大树的树身锯断,懂植物学的人看了树身的‘横断面’,数了树的‘年轮’,便可知这树的年纪。一个人的生活,一国的历史,一个社会的,都有一个‘纵剖面’,和无数‘横断面’。纵面看去须从头看到尾,才可看见全部。横面截开一段,若截在要紧的所在,便可知这个‘横截面’代表这个人,或这一国,或这一个社会。这种可以代表全部的部分,便是我所谓‘最精彩的’部分。” 2地方志的竖写,只要在“要紧的所在”横面截开,即可把事情说清楚,没有必要一年一年地截出很多的“横截面”。

  三、从一开始编写就要有克服流水账写法的意识与举措

  志书的资料稿往往交给各部门、各单位去写,如果部门、单位写手不掌握志体写法,抓不住资料重点,很容易按年堆砌资料。这需要编写工作之初,就要对部门、单位的编写者进行培训,强调不能记成流水账。而编辑部人员要对部门、单位编写人员进行指导,必须研究把握专业、行业、事业的历史和发展脉络。《江西地方志》2010年第3期发表《南昌市志》(1986~2004)总纂的体会文章,说:“根据《南昌市志》的实际情况,我们一开始就明确提出‘三个写’:1986年的情况一定写;1987~2003年时段,标志性年份、转折性年份的情况选择写;2004年的情况详细写。把这‘三个写’列入志书的《凡例》中,从写初稿起就坚定地坚持,而且坚持到底。”如果在编写初稿阶段不解决流水账写法的话,待评审时解决就比较困难了,到验收阶段再来解决就更困难了。如果主编或统稿人不熟悉专业,没有对资料进行深入透彻的研究,是很难从资料中判断哪一年是标志性年份,哪一年是转折性年份,哪一年是常规性年份的,改稿就会束手无策。有部市续志稿子,初审、评议,流水账写法一路通过,统稿人不熟悉专业,难以对资料的轻重和转折与否等做出价值判断,省地方志办公室到最后验收阶段,不可能再让统稿人去重新研究熟悉专业,把流水账写法全都改掉,造成无奈的局面。所以,从编写一开始就把这个问题重视起来,并坚持到底,是非常必要的。(梁滨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