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包容创新的《淄博市志(1986~2002)》

发布时间:2017-05-09 08:35:00   来源:  字体显示:

  拜读由方志出版社于2013年出版的380万言《淄博市志(1986~2002)》,深感这是一部观点正确、资料翔实、充分体现时代特色和淄博地方特点、全面系统记述淄博17年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伟大成就、足可代表新世纪志书编纂水平、经过精心打磨的精品佳志。笔者作为从事地方志工作31年的老修志工作者,对地方志书编纂质量能达到如此高度非常欣慰。同时,也倍感亲切。因我老家在山东龙口,古属齐国辖地,而临淄为齐国都城。我虽少小离开家乡,随父“闯关东”到哈尔滨市生活,但身上仍然保留着不少齐文化的因子。获茅盾文学奖的张炜是我龙口老乡,他说他许多作品的文化因素是相通的,“都在齐文化的笼罩下,在它的气脉下游走”。1我理解博大精深、绚烂多姿的齐文化,其最大的特点是兼容并包,开放创新。齐在姜尚受封立国时,面对土著东夷人采取了“因其俗,简其礼”的国策,创造性地融合了周文化、东夷文化和商文化,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齐文化。在经济上“大农、大工、大商”并举;治国上,隆礼尚法,德刑并用;在“义”“利”关系上,既持仁重义,又重视物质利益,这些都是齐国的治国特色。尤其文化上,以恢宏气势设立稷下学宫,汇聚道、儒、名、法、墨、兵、阴阳、纵横各家,形成百家争鸣的壮观景象,谓之“致千里之奇士,总百家之伟说”,齐文化达致鼎盛,成就中华文化的一大奇观。这种开放态势对现在也有宝贵借鉴价值,联想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之时,也一定会创造性扩大复制稷下学宫之盛况,中国将成为世界各种文化荟萃与诸国学术交流之地。

 

  获评中国精品志书的《淄博市志(1986~2002)》,也鲜明体现了齐文化兼容并包、开放创新的特点。

 

  例一。续志有“断代志”之说,主张凡是前志已记载的,如地理、建置沿革、民俗、文物等,续志就不必记述了。对此,欧阳发先生说:“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断代志,像断代史那样,记事依上限一刀切。”2而《淄博市志》把续志理解为承接前志而编修,既续新又承旧,而不是从上限的1986年一刀切,和欧阳发先生的观点一致。比如,大事记中回溯了距今约四五十万年的沂源猿人、姜尚受封建立齐国等重大历史事件;自然地理完整记述地质、地貌、气候、水文,不因其没有变化或极少变化就不去记载;建置沿革从沂源猿人记起,然后是新石器时代、夏商周、春秋战国直至写到现当代;古迹文物亦完整记载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及名人故居、石刻造像、文物藏品等。尤其齐文化和聊斋文化两编,将历史文化、名人名著、有关遗迹、民俗宗教、相关研究等予以浓墨重彩地叙述,对淄博建设文化大市,弘扬地域性、个性化文化,加强传统文化资源的研究开发,提供了经过深入研究而形成的基础资料,也为城市构筑了文化灵魂与根基。诸子论辩、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时代,文化的兴盛极大地提升了中华民族的文明水平,塑造了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品格,奠定了中华民族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显著地位。而齐文化在诸子论辩、百家争鸣方面是表现得最为突出的,达到了辉煌的顶点,这是值得淄博人民及其齐地人民引以为自豪的。《淄博市志》重视以齐文化为优异代表的历史文化的编写,为志书增添了一抹靓丽色彩,也很好地证明了既要续新也要承旧的必要性,这样做使续修志书既有相对独立性,又有接续性,很好处理了续志与首轮志书的关系。

 

  例二。首轮志书普遍采用编章节目体,续修志书开展起来之后,此体被认为结构严谨、逻辑性强但较为呆板、灵活不足,因而转而采用条目体或章节条目体,其中的条目分为综合性条目、主体性条目和典型性条目,一事一条的体例要求又使志书产生灵活性有余而严谨性不足的弊端,每个主体性条目下都设典型性条目也极为困难。因此,不少采用条目体或章节条目体的志书又转而采用编章节目体,有些省份甚至规定必须采用编章节目体。《淄博市志》则采用纲目体,以编为最高层次,编下设类目、条目,条目下视情况设子目、次子目。编和类目下根据需要设无题序。传统纲目体,是指志书先立若干大纲,纲下分目,以纲统目的结构形式。一般为两级结构,也有三级结构的,如欧阳鹤鸣纂乾隆《萍乡县志》凡十三卷,设十二纲,纲下系目,目下又有子目。而《淄博市志》实是以编章节目体为基本构架,主要是四级结构,层次安排基本同于编章节目体,承袭了编章节目体层层相辖的特点,如果将编下层次加上章、节、目、子目的标示,也是成立的。然与编章节目体又有区别,一是吸收了传统纲目体纵向统属关系比较明确而横向事类安排较为灵活之长,比如将人口、国土资源管理、环境保护三种不同类别的内容列为一编,经济综合管理根据编的内容容量大体平衡的原则分为两编,在公安、司法行政之后设仲裁类目为笔者所未见,在附录中设非物质文化遗产等,这些都是类目安排的灵活性表现。二是吸收了年鉴条目体条目、子目等设置比较灵活之长,即考虑分类的逻辑关系,又不拘泥。三是以编为大类,下面分别为几个层次的目、子目等,有章节条目体的意味。体例总起来可说是综合创新的新纲目体。

 

  例三。首轮修志,典型记述不足是较为普遍的现象。王广才先生归纳首轮志书的主要缺点有14多14少,其中之一是“横面多,典型少”。韩章训先生也指出章节体志书“有逻辑性强和善于做面的概括等长处,有不善于做点的深入等短处”。1

 

  此弊端因记述单元是按时序记述一个个横断面上的史实:起点如何,转折点上事物有何变化,终点怎样。典型人物、典型事件、典型事物虽可以系,但只能随带而记,不可能来上一大段典型叙述。为解决这个问题,一些志书设“附”“附记”“专记”等记述典型事物、事件、人物。如河北《辛集市志》在相关篇目之后设了54个“附”,其中很多都是记述典型事件、典型人物和典型事物的。但这是从“体制外”来解决问题的。《淄博市志》则从“体制内”解决典型记述问题,即通过设置条目、子目等记述一些典型事物、事件,如邮政业务条目设《〈聊斋志异〉特种邮票发行》子目,记述国家邮政局主办、山东省邮政局和淄博市人民政府承办的两组《聊斋志异》特种邮票首发式以及相关活动这一淄博特有事件。再如工业企业体制改革条目设《齐鲁石化公司兼并淄博化纤总厂和淄博石油化工厂》子目,记述企业体制改革中的这一典型事件,此事件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全国最大一起企业兼并案,被评为当年全国十大经济新闻之一。还有生态农业条目中设《生态农业试点村——西单村》子目,记述了获得世界环境生态农业奖的西单村创建“种养加工、贮藏运销、服务一体化”平原生态模式的情况。从“体制内”解决典型记述不足的问题,别开生面,使点面结合更加紧密。当然,笔者不是否定“专记”“附记”之设。

 

  例四。自首轮修志以来,控制志书篇幅一直是方志界的热门话题。二轮修志,控制市县志书篇幅的呼声更高,甚至有超出规定字数就不允许评优的观点。也有观点认为,志书字数多些无妨。这实际上是古代方志“尚简”和“尚繁”之争的继续。《淄博市志》不是从字数的多少考虑,而是从内容是否应该纳入、资料是否有存史价值考虑,只要内容有记载必要,资料有存史价值,就予以记述。特别是有鲜明时代特色和地方特点的事物,给予大篇幅、浓墨重彩记述,如《聊斋文化》编,记述蒲松龄生平、蒲松龄年表,以及他的著述、遗存与遗迹、聊斋文化研究、聊斋文化影响等,内容非常丰富,记述特别详尽。完整记载蒲松龄年表和其墓志碑文更可证对志书资料性的重视。古树名木,淄博全市共有树龄超过百年的古树和珍稀名木497株,分属24科、36属、43种,志书用8页篇幅一株不拉地记载古树树龄、树木规格、生长状况和生长地点。按理说,只要记载数株特别古老、珍稀、著名的,然后给个总数也就可以了,审查就会通过。但不惜用这么多篇幅,是对资料价值的重视,也反映了编者的浓重生态意识。《世界银行贷款项目》《1986~2002年淄博市政协表彰优秀提案名录》《历届淄博“十佳检察官”名单》《淄博市外国专家获山东省“齐鲁友谊奖”名单》《淄博市外国专家获山东省“国家友谊奖”名单》《1994~2000年淄博市获山东省名牌产品名单》《1987~2002年淄博陶瓷获奖(金奖)情况表》等,也都是一一记载。颜越虎先生以《海盐县志(1986~2005)》的编纂说明应实事求是地看待志书资料性与篇幅关系时指出:海盐县史志办公室十分注重志书的资料性,强调对有存史价值的资料搜集齐全,记述厚实,例举之一是“基本统计数据尽可能20年不缺”,这是从纵向上说的。1《淄博市志》不仅注重数据纵向上的系统,也注重横向上的完整。这种注重资料的完整性和存史价值的取向是完全正确的。

 

  其他还有一些独具特色的地方,如中共淄博地方组织写决策而行政机关写重要政令,解决了党委写决策与政府写决策实施难以区分和政府仿佛是个被动角色的问题。人物不入编比较适合人物按传、简介、表等体裁编写的实际。人物前面的《名人集萃》插页,将历代特别著名的名人姜尚、管仲、齐桓公、孙武、扁鹊等21人列出,并点出人物事迹要点,如“蒲松龄——清初文学家,以创作《聊斋志异》而享有‘世界短篇小说之王’之誉”,贯通了古今,可使淄博人产生自豪之感。大量采用文中彩照,使文图并茂达于极致。等等,不一一详析。

 

  当然,《淄博市志》也有不足之处。其志首《淄博名片》列14张名片,如中国陶瓷名城、世界足球起源地等,是让读者首先领略淄博的鲜明地方特点。遗憾的是,名片中多是近年获得的荣誉称号,有深厚文化积淀的齐国故都、聊斋故里却没有列为名片。《江阴市志(1988~2007)》在《特记》中设《1988~2007年江阴市获得的全国性荣誉》,列98项,这样处理荣誉比较好。再有,全国“较大的市”之一,似也不必作为名片。因为,这是国家根据城市的历史地理条件、政治地位、经济规模等确定的行政区划层级。立法法第63条规定:“本法所称的较大的市是指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经济特区所在地的市和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有18个,淄博是其一。它只是一个层级,并不表明有什么鲜明地方特点。正如济南是山东省省会,你可以把千佛山、大明湖、趵突泉等作为其城市名片,但没有必要把省会城市作为名片。

 

  纲目体的层次也值得研究。古代的纲目体以两层结构为主,新方志采用纲目体,应以减少层次、灵活处置统属关系为宗旨。《淄博市志》的层次从编到类目、条目、子目、次子目甚至次子目下还有一个层次,达到六个层次,显得过多,而且层层统属关系不如编章节目体看起来明晰。当然,这都是微瑕,不影响志书总体的高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