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浅谈对志书某些编写规则的把握和运用

发布时间:2017-01-10 09:21:30   来源:  字体显示:

   从志书的存在形式上看,志书虽有一定的编写模式,受既定框架和体例约束,但毕竟也是文字著作。文字著作特点之一就是千变万化。因而每本志书也有它的个性化特点。任何事物都是既有共性又有个性。在把握志书横排竖写基本体例的情况下,对一些惯例式的记述方法要灵活运用,避免教条化和机械化。

  一、关于“志书不用通讯报道式写法”的理解和运用

  志书记述语言要求平实简练,人物对话、情景描写等一般不予入志。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对特定事件的记述并不一定要去除所有通讯报道的元素,保留一些反而会突出记述目的。

  如首轮《吉林省志·武警志》在“作战 勤务”章中对几个典型案例的记述,其中之一如果按照通讯报道性资料不入志而大幅度删减,就可精炼成这样一段记述:

  1993年2月1日,通化矿务局工人胡宾因与技工学校学生赵虹恋爱受阻,遂挟持其姐赵虹丽进行报复,并向公安机关索要枪支、弹药及巨额人民币,并威胁如不满足要求则要杀死人质。浑江公安部门领导说服劝导无效,决定由浑江武警支队代理队长方振国率战士解救人质。最后两名战士在罪犯马上要动手行凶之际将其击毙,成功解救人质。

  这样处理可以算是中规中矩,但是作为典型案例来说,这个案子中武警战士所面临的严峻挑战和完成任务的出色之处没有较好的体现,其典型性并不突出。因此在全书仅选择几个这样的典型案例的情况下,为了生动的体现武警战士在特别险恶的情况下时候如何舍生忘死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真实表现武警工作特点,因而将一些细节予以保留。案例的前因后果以及场景都有记述,人物行动和对话等细节也比较具体,有事件通讯的一些特点,但是又注意不像典型的通讯报道那样渲染现场气氛、人物心理,克制主观情感的表露,文字保持简练严谨,保证了入志资料的客观性。这样的处理就在具有一定的突破性同时又考虑到志书特点。

  二、关于“志书避免教科书式写法”的非机械化处理

  教科书是系统地传授某一学科知识、技能和思想的材料,与志体有着本质区别,教科书重在传授知识,志书重在记述史实。有些专业性较强的志稿,较容易出现教材、讲义性的记述形式。因此志书一般不使用解释说明性文字。把这种不必要的解释说明文字删除,简化后内容更为简练集中,反而促进核心内容的表达。

  但不是所有稿件都适合这样处理。避免教科书式写法不能简单理解为无论何时遇到解释说明类的文字都要删掉或省略。志体是方志的主要体裁,不能像教材、讲义那样讲述专门知识,但有时又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一些知识性的内容和专业术语,如第二轮《吉林省志·科技志》对某些专业技术的记述,因为这种专业性特别强的节、目,所要记述的主要事物例如所谓“油藏描述技术”对大多数读者而言都是第一次接触,特别生僻,也影响对接下来记述内容的理解,那么就可以对记述主体做一个简要的释义。这是一个必要的交代和铺垫。当然,专业志稿里面非专业人员不懂、不解的专用词语很多,也不能说志稿中逢生僻词就要注解。但是,在记述对象作为横分后的枝干、骨架,不做必要说明就不能很好的解读和联系下文的情况下,遇到这类情况,应该允许有一些简明扼要的解释说明。只是一定要注意变知识性解释为志书的记述性语言。

  三、关于“通典不记”在特别情境下的处理运用

  “通典不记”指各级志书中,全国、全省、全市共同或相同性的内容,如中央、省、市文件以及县委、县政府下发的有关文件等,或属于全国性的会议、法规不必入志。省志的60部专业志,基本都有地域性很强的工作内容和特色,通典不记的问题可以很好的规避和处理。但也有一些特殊的情况,例如《吉林省志·国税志》初稿,整篇志稿的主体内容几乎全部由通典架起。因此,不是在所有情况下见到通典就消灭,有些时候,“通典不记”可以理解为通典不要照搬照抄进入志书,而是要充分结合志书主题进行提炼式记述,用好用活。

  这种志稿的特殊性在于,“通典”既是工作依据,又是工作内容。像例稿中所列的国税工作是全国统一执行,虽然各省税收收入差别很大,但只记述各省几个税收数据是不够的,还要记述收什么税、税率是多少等具体内容,这就绕不过全国通行的税收规定,这种情况下就不能因为通典不记,而对征税规定全删全砍。问题是这份初稿全被通典覆盖,把通典作为记述主体,地方性过于弱化,这是真正的症结所在。这份稿件的下一步修改就是要“化通典为地方,化静态为动态”,可以提炼纳税范围、税率、计算方法的主干内容入志。同时,国家规定的征收对象是包罗全国的,各省根据实际情况,开征对象并不完全相同,吉林省是如何执行的,开征对象有哪些,税收情况如何,中间遇到哪些具体问题和解决办法,这样来化静态规定为动态工作,把通典消化在具体工作中;同时,要突出一地的税务工作特色,比如各省在组织税收收入、制度建设、优化服务等重点任务完成过程中哪些特点和办法,把这些地域性资料搜集完整,充实数据,以成为摆脱通典覆盖的“地方志”。

  四、关于“依时竖写”的多种形式运用

  “依时竖写”可以说是在志书里面,从字面看最容易理解的一个法则,就是以时间为顺序,记述每一项事物发生、发展变化和现状的历史过程。但是,在历史时间轴每一时间点上的对象都不是单一和独立的,相对应的对其记述的形式也不可能是单一的。

  (一) 一般来说,“直线式竖写”是比较典型和常用的竖写,即一项工作按时间先后,分年度记述

  如第二轮《吉林省志·出入境检验检疫志》中的竖写,多是比较典型和规范的直线式竖写,按时间先后竖写但又没有采取编年体,逐年流水账式排列,而是在15年中择取若干年份按工作实际情况进行详略各异的记述。

  但如果仅仅着眼于“按时间顺序”这一要点,无论什么情况都是按时间先后僵化罗列,就无法应付情况各异的记述对象。

  (二) “暗分式竖写”

  如第二轮《吉林省志·科技志》中口腔颌面外科相关疾病研究一目,这一目记述的三项是同一类事物,相互关联紧密,内容不多,各自上下限也不完整,没有必要再分子目。所以这种竖写就是同一类事物按照不同记述项划分自然段,然后再依时竖写。这种方法可称之为“暗分式竖写”。 如果单纯强调时间顺序,把口腔修复、口腔正畸技术、颌面外科几种同类但不同项的技术打开按年度混写,就会造成层次不清晰,事物发展脉络混乱的效果。所以不同情况一定要按照其客观实际运用最有效的方法处理。

  (三)再如“聚焦式竖写”

  指对断限内的某一项工作在其发生时间进行集中竖写。如北京市第二轮以1990~2005为记述时限的《北京志 ·开发区卷·中关村科技园区志》中, 第二节“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的一段正文,时间具体到月、日,过程详细环环紧扣,有始有终的记述了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建立的决策过程,为后人研究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形成提供了翔实准确的资料。但其时间线并不是完整的第二轮时限,而是密集记述不到两年的一段时间,这种记述形式并没有脱离具体事件的实际发生情况,也是一种头尾完整的依时记述。

  这些还仅仅是竖写形式中的几种情况,实际的变化形式有很多,如交叉式竖写,记述事物发展过程中,部分时间有所重叠,等等。所以“依时竖写”虽然定义起来简单明了,但在实际应用中绝对不能简单化,什么资料都是按时间顺序一味的排列。

  以上由于篇幅所限仅列举了常用的四种修志规则,在修志实践中,需要深入理解和灵活运用的规则还有多种。志书千变万化,其精微巧妙之处是无穷尽的。只有大量实践,通过审稿和编写经验的积累,体悟编修规律,才有可能达到“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

  (寇旭华 作者单位: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省直指导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