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对省志《大事记》收录标准和收录范围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7-01-10 09:19:32   来源:  字体显示:
  目前,《吉林省志(1986~2000)·大事记》(以下简称《大事记》)编纂进入全面的资料收集和初稿编写阶段,个人认为,编纂《大事记》和编纂其他分志略有不同,最重要的是确定好收录标准和收录范围。故此,本文重点谈对《大事记》收录标准和收录范围相关问题的一些思考,以期对《大事记》编纂有所助益。

  一、“大事记”的定义及作用

  要科学、全面地确定《大事记》的收录标准和收录范围,首先就要对“大事记”的相关知识,包括定义、作用等有基本了解。

  (一)“大事记”的定义

  国内志界一般认为,方志设立“大事记”始于宋代,在此后历代名家倡导和修志实践影响下,“大事记”这一体裁成为我国方志体裁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制定的《地方志书质量规定》中明确,志书的体裁包括述、记、志、传、图(照)、表、录、索引。“记”首先指“大事记”,此外,还包括“专记”“编后记”。

  那么什么叫“大事记”?

  《中国方志大辞典》:大事记是方志的表述体裁之一。专记一地在一定时限内自然、社会和人文诸方面发生过的较大重要事件。

  《方志写作辞典》:按年月记载大事要事的一种文体。它的特点是顺时记事,决无插叙倒叙;一事一记,不在一个条目里记载同时发生的另类事物。

  分析这两个定义我们发现,包含如下几层意思:明确大事记是方志的一种文体;记述时限内大事要事;记述空间上有地域性;记述内容包括自然、社会和人文的各个方面;按年月记述。

  (二) 大事记”的作用

  “大事记”在一部志书中到底有什么作用?综合国内志界同仁的阐述和以往修志实践,我们认为“大事记”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作用:

  一是构成一条主线,成为全志之经。方志的主体门类“志”按事物的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来横分门类,缺乏总体纵的叙述。而“大事记”则弥补这一缺陷,以时间先后为顺序记事,有一条清晰的历史发展脉络。在一部综合类志书中,“概述”与“大事记”一横一纵,共同起到总揽全志的作用。

  二是启示作用,提纲挈领作用,便于读者理解其他各分志的内容。将不同门类的大事,按时间先后混合编次记述,有利于揭示各类历史大事的内在联系和发生、发展规律。读者读过“大事记”后,可对一地古今大要,一志主要内容有大致了解,再读全志,就能抓住重点,清楚脉络。

  三是与各分志(专业志)在内容上可拾遗补缺,在结构上取长补短。“大事记”概括记述一地大事要事,与其他各分志的内容互为详略,互为补充。从一部综合志书的整体结构来看,“大事记”是编年体,其他分志(专业志)各篇章是纪事本末体,人物志是纪传体,三者在结构上取长补短,相辅相成。

  检索作用。“大事记”一般都采用编年体写成条目式,便于读者检索。读者要了解一地的大事,翻阅“大事记”而不看分志的内容就能一目了然。如需进一步了解和研究,则可进一步查阅相关分志。

  二、“大事记”的收录标准和范围

  关于“大事记”的收录标准,自“大事记”产生以来学者、专家就多有论述。

  (一) “大事记”的收录标准

  北宋时期人徐无党注欧阳修的《新五代史》,阐述他选取大事的标准,有五书:“大事则书,变古则书,非常则书,意有所示则书,后有所因则书,非此五者则否。”司马光在编纂《资治通鉴》时,将选取大事的标准及主旨确定为:“专取关国家盛衰,系民生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者”。

  对于社会主义新方志“大事记”的收录标准,专家、学者及志界同仁多有阐述,有三性说、五条标准说、大事三原则等多种说法,对其分析归纳,可概括为如下几点:(1)就事物社会影响范围来说,基本涉及全行政区域;(2)就事物时间影响而言,比较久远,具有一定持续性;(3)在本行政区域范围内首次出现的新事物。

  明确了“大事记”收录的基本标准,那么其具体的收录标准有哪些?

  “大事记”收录的具体标准涵盖的领域多面广,中指组办公室编纂的《当代志书编纂教程》将其归纳为25条,包括:建置和政区的重大变动;主要组织机构的建立或撤消;重要会议的召开,等等,还是比较全面的。

  (二) “大事记”的收录范围

  对于省志《大事记》收录的范围,个人认为:总体上,应为本省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各个方面。并不限于本轮省志各分志所涵盖的范围。就二轮《吉林省志》来说,应比所确定的60部分志应记述的范围更宽泛。这也是它与省志其他各分志的主要不同之处。由此也更加突显“大事记”在一部综合志书中的重要作用。

  三、对收录标准和范围的几点思考

  为做好省志《大事记》事条的收录,对其中涉及的一些问题还须进行认真思考和研究,从而在具体选择事条时,做到选得准、不遗漏。

  (一) 关于是否有主线的问题

  关于“大事记”收录是否要有一个主线,志界多有争论,个人认为是有主线的。不论是省志还是市县志,都是对一地自然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的发展的记述。内容包含两大方面:自然和人类社会。从人类社会发展来看,从古至今最受关注的都是政治、经济两大方面。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总体上我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二轮《吉林省志》断限内的15年正处于这样一个时期,记述社会发展的地方志书将经济作为中心或者说主线是很必然的。而自人类社会进入阶级社会以来,政治一直是人们关注的中心。

  因此,个人认为,“大事记”的收录是有主线的,即政治、经济两方面内容,二轮省志《大事记》的编纂首先就要抓住这个主线,对这两方面内容的大事收录要做到不遗漏。

  (二)关于大事“大”与“小”的相对性

  如上所说,政治、经济领域是“大事记”收录的主线。与政治、经济领域事件相比,其他领域,如社会、文化等领域的事件,往往影响不大,人们的关注度不高,相比之下也算不上“大”,是不是这样的事件就不收录了呢?个人认为,大事收录的标准要把握“大”与“小”的相对性,既要有对人类社会发展影响的总体评价标准,还要看其在一个领域的影响是“大”还是“小”,如果其在一个领域内影响较大,影响时间较久远,那么无疑就应该收录。

  个人认为,二轮省志《大事记》对大事的收录,对于和人们关系非常密切的社会生活领域等应予以更多关注。从选择的标准上,更多的是应该看其与百姓生活关联的程度如何、影响的程度大小、影响的时间长短,等等,而非只是片面地看事情本身的所谓“大”“小”。

  (三) 关于大事收录的“宽”“严”结合问题

  对于大事的收录,业内很多人主张要从严,不能什么事都收录,从一个侧面讲,个人同意这种说法。对于很多领域里的事件,应该从严,如政治领域中领导人的考察、视察、检查等活动。但是,是不是对于大事的收录一律要从严呢?个人认为不应如此,应把握好“严”和“宽”的度,要宽严结合,而不应一味从严。那么,哪些内容从严哪些内容从宽呢?

  个人认为:省志《大事记》,对于一些个人的活动(包括领导人的活动)、会议、案件、一些社会组织的会议和活动,等等,要从严。对于没有专门分志涵盖的领域、其他分志不收录的宜放宽;对于与人类社会生活领域有关的事件,也应适当放宽。此外,还有新事物也要放宽,等等。

  (四) 关于选择大事的历史视角问题

  对于人类社会生活中发生的很多事件,特别是当时看上去很小的一些事件,其社会影响、重要意义在当时看得不十分清楚,甚至一段时间内都是如此,但再过若干年后,事件的意义或者说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就会看得很清楚,尤其文化领域、社会生活中的很多事件,受关注程度不高,但其意义及其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影响经过时间的沉淀会很清楚地显现出来。选择这些领域的大事就要有历史的视角。

  (冯占文 作者单位: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省直指导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