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市县志稿文化部类问题刍析

发布时间:2017-01-10 09:10:55   来源:  字体显示:

  根据委里2015年度业务学习安排,本人围绕一些市县志送审稿中存在的问题,结合复审、终审专家所提意见,以及严主任在志书总纂培训班中就《志书总纂的职责和能力》所做的授课内容,对市县志稿文化部类中存在的问题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刍析。

  一、篇目方面

  (一)命题不准

  志书中各级标题与所辖各层次记述内容,应做到题文相符,如果不符,则应对标题或者正文进行修改与调整。

  某市志稿教育篇中第五章职业教育中第四节师资队伍中,这一节的内容都是写师资培训,而没有写队伍发展、年龄结构、学历结构等,可以说,只写师资,未写队伍,因此节题命名为师资队伍显然不恰当,应重新命题为师资培训,或增加队伍情况。

  (二)命题逻辑不一致

  同一篇章节目分类应坚持同一标准,事物分类标准有很多种,不同篇章节目的分类可以使用不同的标准,但在同一篇章节目中,必须使用一种标准,否则易造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势必出现交叉重复。

  例:某市志稿第三十二篇文化第三章群众文化是这样列节的。

  第一节**市群众艺术活动

  第二节**市朝鲜族群众艺术活动

  第三节区、县(市)群众艺术活动

  这三节的命题逻辑是不一致的。该市群众艺术活动及区、县(市)群众艺术活动是按行政区划划分的,而该市朝鲜族群众艺术活动是按民族来分的,明显分类标准不统一。

  (三)排列顺序不当

  严主任在志书总纂培训班中讲到,“看卷、篇、章、节、目,同一层次内容的前后排列次序,是否合理,或按事物内在的有机联系,或者按重要程度,或者按发生的先后排列,总得有个依据和遵循”。这就告诉我们无论是篇章节目哪一层级排序,都需要遵循一定的依据,或重要程度,或常理逻辑,或时间先后。

  例:某市志稿教育篇第五章职业教育中关于节的排序是这样的:第一节 招生工作,第二节 毕业生分配,第三节 专业设置,第四节 师资队伍,第五节 生产实习。这样看感觉有些混乱,看不出是按什么逻辑进行排序的,没有按一定的事物发展顺序进行排列,现在将其修改一下:

  第一节 招生工作,第二节 专业设置,第三节 师资培训,第四节 生产实习,第五节 毕业生分配。

  这样就按从招生到分配的时间顺序进行排列了,显得有条理性。

  (四)分目设置不合理

  横分要有限度,应保持最后划分的事物是一个完整的类别,要以不破坏竖写为底线。下面举一个破坏竖写完整性的例子:

  某市志稿第三十篇科学技术第五章防震减灾第一节机构中的分目,其第一目为**市地震办公室,第二目为**市地震局,仔细看后发现,该市地震办公室与地震局是一家单位,只不过是1996年5月,该市地震办公室更名为**市地震局。因此这两目应合为一目写,目题为**市地震局。分成两目只会破坏竖写的完整性。将同一事物割裂开来。

  (五)章、节、目命题雷同

  标题之间的领属关系从内涵外延上看,应既能被上一级标题统领,又能统领下一级标题。除个别的突出地方特点外,总体上要处理好辈分关系。要注意避免章、节、目的名称雷同问题,这类情况在市县志稿中比较常见。

  例如:某市志稿高等院校篇第一章部属院校中的目:七、对外交流与合作,其下子目(二)对外交流与合作,犯了标题重复的毛病。

  (六)孤章独目

  在志书的章、节下,应至少设2节或2目,如果只有1节或1目,就要与其它章、节合并,并对原有的章、节名称重新命名,做到孤目不立节、孤节不立章、孤章不立篇。

  二、资料方面

  (一)上下限问题

  竖写的起点,一般应和志书的上限相吻合。竖写的终点,一般应和志书的下限相吻合。起点是本志与前志的衔接处,终点是本志与下轮志书的衔接处,都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所以起点、终点必须写清楚,写详细,展开写,便于衔接。在市县志稿中,超上限、缺上限或下限资料的情况也是比较常见的。

  (二)资料不全面的问题

  某市志稿社会生活篇中对人民生活的记述,从收入、消费、生活质量三个方面进行了记述,缺少对精神文化生活内容的记述。

  对民俗与方言的记述,只是记述了民族节日、民间歌舞与竞技,缺少对婚姻习俗、生育寿诞习俗、生产习俗、民风等方面的记述。

  对方言的记述,只列举了方言词语,缺少了地方谚语、歇后语、新词汇等方面内容的记述。

  社会科学篇仅设两章,共11页,第一章学术与科研,第二章 学术刊物,全篇所记内容为两项,一项为各类研讨会,一项为学术刊物。内容单薄,篇幅不足,撑不起来一篇。对机构、重要学术成果等内容均没有记述。严重缺资料。建议设机构队伍作为第一章,增加有关社会科学管理机构、科研院所和人员队伍等有关内容。第三节专题学术研究所记述的都是研讨会,对重要学术成果没有记述,建议补充。

  (三)资料不准确

  志属信史,要保证入志资料的真实、准确、可信。数字错讹是新编地方志的顽症,几乎所有新编志书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此类问题。

  以某县志稿为例,文化构成部分中,2000年大学以上文化的总人口为1382人,而1990年则为4145人,2000年时的大学以上文化总人口反倒比1990年时的大学以上文化人口下降两三千人,不合常理。还有,该县2000年总人口为107万人,小学以上文化水平人口总数为8万人,那近百万人都是文盲吗?显然的不合逻辑。

  (四)内容空洞,无资料价值

  比较典型的是某县志稿“少先队基础建设”中的第1自然段,具体记述如下:

  “1988-1990年,全县各校党政领导和团的组织重视少先队工作,切实加强少先队工作领导,并采取有效措施,积极支持少先队工作。少先队工作列入了学校教育议事日程,主要领导亲自过问并指定专人联系少先队工作,主动与团组织共同研究解决少先队工作中的困难和问题。……”

  此段文字,毫无价值可言,就志书而言全是无效信息。应充实具体内容与资料。

  三、记述方面

  (一)文不对题

  某市志稿教育篇中第一章机构第二节教辅机构中,一共写了9个机构,主要问题是所写内容超出了机构的范围,犯了文不对题的毛病。如:第七目**市教育技术装备处“全市自制教具70.8万件,其中,获国家奖的9件、省级奖53件。……”这些内容不是机构内容,并不是说这些内容不可以写,但不能写进机构里,因为它不是机构内容。

  (二)竖写不到位

  某市志第三十篇科学技术第一章机构第二节科研与技术开发机构中的子目中国科学院**分院中从1987年开始记述,到1989年戛然而止,该志的时间断限是1989-2000,该目只记述到上限,缺少竖写。

  (三)记述重复

  对于冗杂无章、可有可无和说明不了问题的资料,应删掉,对同一资料前后重复使用,要依据其不同情况,分别采用不同角度、不同层面,不同详略、不同侧重、参见详见、合并集中、不同体裁等方法进行处理。

  某县志稿中“基层组织”一节中关于“1988—2000年”的记述内容与机构节中“1988—2000年”的记述内容完全重复,一字不差,属于重复记述。应避免此类问题。

  (四)记述角度不对

  某县志稿第四篇第十章统战工作第四节民族、宗教、侨务中,民族、宗教工作的重点不是介绍有多少个少数民族、多少宗教信徒,重点应是从统战角度做了多少工作、落实多少政策、干了哪些实事。

  四、行文方面

  (一)缺乏时间概念及或时间概念模糊

  没有时间概念的资料是无用资料,没有存史价值。某市志稿教育篇中目六**市电化教育馆。开头即写到:市电教馆现有职工35人。中学高级职称教师9人,中学一级职称教师13人。没有标明是何时间有职工、教师这些人。看不出时间,资料的价值也就无从谈起了。且“现有”一词属模糊时间词,在志书中是不允许使用的。志稿在时间概念的记述上也不应用“去年”或“今年”。在志书中,没有时间概念及时间概念模糊是不符合志书要求的。

  (二)时序混乱

  顺时记事,就是依照时间的先后,把事物的变化和兴衰起伏记载下来。顺时记事是竖写的基本规则,不可倒叙和插叙。某市志稿高等院校篇**大学节中写该校体制改革,写到1998年后又转到1994年,然后又写到1998年后又转到1995年。存在倒叙的问题。

  (三)使用第一人称“我”

  在志书中是不允许使用第一人称的,例如,“我省”“我市”“我县”等。某县志中,多次使用“我县”。

  此外,还存在表格标题缺时间,校对不准确等问题。

  (任 帅 作者单位: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市县指导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