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抗联

日本关东军的兴亡

发布时间:2017-01-10 09:35:00   来源:  字体显示:
   被称为“皇军之花”的日本关东军(简称关东军)是日本侵略中国的急先锋,是“九一八”事变的直接策划者,是伪满洲国的太上皇,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来临之际,我们要重温那段难忘的历史,充分揭露关东军的罪行,高度警惕日本右翼保守当局复活军国主义的言行,从而锐意进取,为实现振兴中华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关东军的建立

  日本自“明治维新”后,逐渐成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开始对外扩张,从事殖民地掠夺,并首先把矛头指向中国。1904年2月,日、俄两国为争夺中国东北爆发了日俄战争。同年6月,日本将专门组建的满洲军总司令部派驻中国东北;同年9月,又在金州(今辽宁省金县)设立直属满洲军总司令部的辽东守备司令部及军政署,负责指挥日军在辽东半岛对俄作战事宜及对占领区的管制。1905年5月,日本侵略军占领辽东半岛后,将辽东半岛更名为“关东州”,并废止辽东守备司令部及军政署,在大连设立关东州民政署。根据1905年9月日俄战争后双方签订的《朴次茅斯和约》,战败国俄国将原来占领的中国旅顺口、大连和附近水域及中东铁路南线支线长春至旅顺段转让给战胜国日本。日本于1905年10月废除了关东州民政署,在辽阳设置直属满洲军总司令部的关东州总督府(1906年迁至旅顺)。

  关东州总督府成立后,英、美等国对日本设立军政合一的机构、妄图“独占”南满的行径进行责难。1906年9月,日本不得不将关东州总督府改为关东都督府,内设陆军、民政两部,政务置于外务大臣之下,军事由都督府陆军部掌管。从表面上看,关东都督府是政府监督下的行政机构而非军事机构,其实它依然是集陆军、民政于一身的“军政合一”的独裁统治机构。

  由于关东都督府独揽大权,导致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机构矛盾重重,并引起其他国家的不满。于是,日本将原关东都督府改为关东厅,其职责是接受日本内阁总理命令和指导,管辖关东州、管理南满铁路线警务、监督满铁有关业务,在涉外业务上接受外务大臣监督;原关东都督府陆军部改为关东军司令部,直属日本天皇,关东军司令官都由日本天皇任命,司令部设在旅顺(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迁至沈阳,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后迁至长春)。关东军司令部拥有关东都督府的全部兵力。从此,关东厅与关东军司令部成为日本侵略者统治中国东北的一“文”一“武”两大机构,这种军政分立的局面一直延续到“九一八”事变。

  由于日本关东军制造“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成立伪满洲国等有功,1932年8月日本政府任命武藤信义为关东军司令官,同时兼任日本驻满全权大使和关东厅长官,推行集军事、外交、民政于一身的“三位一体”的统治。1934年9月14日,日本政府内阁会议决定,将日驻满洲国机构由“三位一体”改为“二位一体”,即关东军司令部兼任日驻伪满洲国全权大使,废除关东厅,在日驻伪满大使馆内设立关东局,关东局总长直接接受日驻伪满洲国全权大使的指导并协助处理事务。

  1942年10月,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升格为关东军总司令部,司令官升为总司令官。

  关东军的兵力

  “九一八”事变前,关东军有1个师团和6支守备队,共1万余人。“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开始急速扩增兵力,1932年有6个师团,1933年至1936年保持5个师团,1937年有7个师团,1938年有9个师团,1940年有12个师团。1941年,关东军进行针对苏联的“关特演”(关东军特别演习),兵力达到85万人,号称100万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在南洋各地节节失败,关东军陆续被抽调参战,损失惨重,再加上日本本土作战的需要,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兵力减少。1944年底,关东军的兵力为第一、第三方面军及关东防卫军,计10个步兵师团、1个坦克师团、1个坦克旅团、1个混成旅团,总计兵力45万人。1945年初,日本败局已定,为作最后挣扎,日本政府决定在本土及中国、朝鲜占领区内加强防御,令关东军大量扩编军队。至同年8月,关东军拥有第一方面军、第三方面军及大陆铁道队等,共计24个师10个独立混成旅、2个坦克旅团、1个机动旅团,总兵力75万人,号称80万人。

  关东军除一般兵力外,还统辖特种部队。一是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细菌部队)。1933年8月,日本在中国东北的哈尔滨市南岗宣化街和文庙街的中间地带秘密设立一个细菌武器研究所和制造基地,即“石井部队”。石井部队多次更改番号,一般称第七三一部队,化名“加茂部队”,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二是关东军第一○○部队(细菌部队)。1936年春,关东军第一○○部队按日本天皇敕令成立,驻地在今长春西南郊孟家屯(今“一汽”散热器厂址),主要研制和使用杀害牲畜的细菌,也研制和使用杀害人畜共用的细菌。三是关东军第五一六部队(毒气部队)。包括日本陆军军械部第六技术研究所和日本陆军化学研究所两部分。1938年,日本本土的陆军军械部第六技术研究所(主要承担制造化学武器毒剂的任务)在中国东北成立一个派出机构,称为齐齐哈尔研究所,又称关东军化学部五一六部队。该部队驻扎在齐齐哈尔火车站东1公里处,是直属日军参谋总部专门研制毒剂及相关化学武器的部队。同年,日本陆军在临近齐齐哈尔火车站东1公里处成立日本陆军化学研究所(又称关东军第五一六部队),研制毒瓦斯,除直接用作毒气弹外,还装进迫击弹内在战场上使用。该部队将这些毒气弹运至毗邻的第四一六部队(关东军迫击炮第三联队)进行实验。四是关东军第五十三部队(矶野部队)。1941年,关东军为加紧对苏联作战准备,在中蒙边界地区组建一支特殊部队——五十三部队(矶野部队)。其主要任务是,在日军进攻苏联时作为机动灵活的小部队,能长驱直入外蒙古境内,切断苏军、蒙军军事运输线,袭击苏军、蒙军指挥机关,配合正面战场作战。五是关东军特别警备队。1945年7月,关东军将关东宪兵队兵力的大部分、兵站警备队兵力的全部和各地特务机关支部的全体人员,联合编入第一、第二、第三特别警备队,哈尔滨特务机关本部仍作为关东军直辖部队。

  关东军的罪行

  关东军是在1904年日俄战争中进入中国的满洲军总司令部及其直属辽东守备司令部及军政署的基础上形成的,到关军被消灭共存在41年的时间。关东军先是在军事占领辽南后,以旅顺、大连为据点,利用派出顾问、间谍刺探情报,勾结收买军阀、汉奸、土匪、蒙古族部族首领策动叛乱,非法扩展铁路附属地,劫夺筑路和采矿权等手段,将东北南部地区变成其势力范围,并企图夺取北满的实际控制权。关东军炸死不与他们合作的东北王张作霖,挑起“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向中国政府施压,在“九一八”事变前连续数日向居住在沈阳的日侨发放枪支。1931年,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整个东北,拼凑伪满洲国,将东北变成日本的殖民地。

  1932年3月,长春被定为伪满洲国首都后,成为日本实行殖民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的统治中心。1932年10月30日,关东军司令部从沈阳迁至长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作为伪满洲国太上皇,给溥仪身边安排时刻不离身的“帝室御用挂”直接监视伪满洲国的一切活动。在经济上,疯狂掠夺东北资源,剥削和压榨东北人民,摧毁民族工商业,建立畸形的殖民地经济,太平洋战争后东北经济走向崩溃。在政治上,对东北人民大肆镇压、屠杀,伪满洲国成为恐怖的人间地狱、民族牢笼。在文化上,实行法西斯专制文化,泯灭民族意识,摧毁一切民族文化,实行愚民政策。

  早在1914年,关东军就开始对中国东北实行“农业移民政策”。1936年4月,关东军又制定了《满洲农业移民百万户移住计划案》,先后有30多万日本人移居中国东北,侵占中国土地3999万垧。关东军伙同受他们监视并为他们提供后勤服务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满铁),从1931年到1944年从中国东北运回日本煤炭2.28亿吨、生铁1200万吨。关东军实行“粮食出谷”(缴纳粮食),仅1934年就掠走中国东北粮食600万吨。1940年,关东军又掠走中国东北粮食3330.6万吨,占当年中国东北产量的一半,农民被迫吃橡子面度日,倍受煎熬。

  关东军强征中国劳工修筑重大工程。据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日本战犯供认:1944年在王爷庙(洮南以北)修筑“防苏”军事工程,征用劳工15000人,死亡6000人;同年在密山县修改穆棱河河道工程,强征青年劳工2000人,死亡1700人;同年在辽阳市修筑防水工程,强征劳工3000人,死亡170人。另据溥仪回忆,伪满政府曾经统计过,1916年至1944年抚顺煤矿矿区发生各种事故伤亡人数达251999人。东北的许多军事工程和煤矿都有埋葬死难者的“万人坑”。

  关东军对中国东北人民大开杀戒。1932年9月15日,关东军派宪兵分遣队将位于抚顺市南部千金煤矿的抗日自卫军400多户村民全部杀害。1935年1月,关东军出动大批军队,配合伪军,对民间抗日组织进行“箆梳式讨伐”,采取抢光、烧光、杀光的“三光”政策,屠杀抗日人员5999人,打伤5431人。1937年,关东军在北满和东满地区围剿李兆麟、周保中领导的抗日联军的图谋没有得逞,就进行两次大屠杀。1938年1月15日,在汤原县套子房、尚家房、五保等3个村庄杀死村民100多人;同年3月5日,伙同伪军在佳木斯、汤原、依兰、富锦等地逮捕“抗日分子”378人,杀死其中114人。

  关东军除用枪、炮杀害中国人外,还通过第七三一部队、第一○○部队和第五一六部队等大肆研制、使用毒气、细菌等武器。石井部队本部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设施最完备的细菌战基地,其生产、实验规模和能力远超法西斯德国秘密设置的“波兹南细菌学研究院”。这些部队使用各地“矫正所”“收容所”秘密押来的反满抗日人员等做活体实验,成千上万的人倍受折磨,死于非命。而死于毒气弹、细菌弹的中国人更是不计其数。1945年8月,关东军第一○○部队在撤退前夕,在驻地周围撒播了含有零乱病菌的溶液,致使孟家屯一带暴发瘟疫。第二年长春爆发霍乱,死亡8456人,孟家屯一带连续7年流行霍乱。关东军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

  关东军的灭亡

  欧洲战事结束后,苏军集结在中苏边界。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9日凌晨,苏军元帅华西列夫指挥的150万苏军突然强渡额尔古纳河、黑龙江和乌苏里江,分别从后贝加尔、黑龙江沿岸和滨海边界地区进入中国东北境内,在5000公里的正面战场上展开强有力的攻击。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配合苏军的进攻。

  此时的关东军却连苏联对日宣战的消息也没有听到,因此在苏军强大攻势下,防线很快土崩瓦解。8月9日,关东军总司令部决定放弃“新京”(长春),固守通化,并指令伪满洲国皇帝溥仪随总司令部迁往通化,企图在通化一带与苏军决战。

  8月10日,日本大本营下达命令,指示关东军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放弃满洲,退守朝鲜。8月11日夜晚,关东军将领和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等匆忙登上火车逃到通化。当晚,关东军总司令部大院(今吉林省委机关大院)内浓烟滚滚,残酷而狡猾的侵略者不得不将日本侵华以来的档案全部付之一炬,大火整整烧了三四天。

  8月14日,关东军总司令官山田乙三又返回在长春的关东军总司令部收听了日本天皇裕仁的投降广播。收听广播时,很多关东军军官咬牙切齿,扬言要“血战到底”,并要毁掉关东军总司令部大楼,充分暴露了侵略者的狼子野心。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公开宣布投降,但骄横的关东军借口没有收到日军大本营的停战命令仍然继续抵抗。到17日,除海拉尔、虎头和东宁等少数地区的残余日军仍在顽抗外,关东军最后一任总司令官山田乙三不得不向苏军提出停战的请求。18日凌晨,在关东军导演下,在通化大栗子矿山公司食堂召开了伪满洲国皇帝退位仪式,溥仪宣读“退位诏书”,伪满洲国灭亡。

  8月19日上午,苏军阿尔捷缅科上校率5名官兵、6名士兵组成军使团,由9架歼击机护航飞抵长春与日军谈判。迫于压力,山田乙三向苏军代表交出象征指挥权的军刀,宣布自己和部属成为苏军俘虏。关东军不得不将总司令部大楼上象征日本皇权的“菊花章”凿掉,关东军彻底灭亡。

  在剿灭关东军的战役中,关东军损失约67.7万人,其中8.3万人被击毙,59.4万人投降,而苏军仅伤亡3.2万人。东北抗日联军共收缴和搜查日俘武器步枪6万余支、轻机枪2000余挺、重机枪800余挺、掷炮筒5万余筒、迫击炮20余门,子弹1200余万发。

  那些靠关东军起家的日本高级战犯大都没有逃脱正义的审判。曾任关东军宪兵队司令、关东军参谋长的东条英机,曾任关东军副参谋长、参谋长的板恒征四郎,曾任关东军参谋长的本村兵太郎,曾供职于关东军司令部、后任第七方面军总司令的土肥原贤二,曾供职于关东军司令部、后任第十四方面军参谋长的武腾章,均被送上绞刑架;其他一些臭名昭著、恶贯满盈的关东军将领或受到惩罚,或背着骂名苟且偷生。

  (刘双义 张士学 长春市宽城区地方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