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抗联

关于东北抗联名将陈翰章军事指挥艺术的探讨 ——对经典战例的分析

发布时间:2017-01-10 09:23:15   来源:  字体显示:
  陈翰章是东北抗日联军的著名将领。在他八年多抗日斗争的时间里,率领所部与日伪军作战的次数、歼敌的数量,在东北抗日联军史上,都处于十分显赫的地位。作为一名东北抗联的高级将领,他充分地按照战争规律,利用实战中取得的经验,在其指挥的一些闻名遐迩战斗中,展现出优秀的军事指挥才能。本文试通过陈翰章与敌作战时经典战例的分析,揭示出他的精湛军事指挥艺术,勾画出那血与火的战争场景,以全面地展现出英雄的伟姿。

  一、善用夜战——经典战例新立屯战斗

  1939年10月1日,日伪当局开始实施“吉林、间岛、通化三省治安肃正计划”,该计划是由野副讨伐司令部参谋北部邦雄中佐制定的,在讨伐部队的部署上,将其分成吉林、间岛、通化三个地区讨伐队,其中“吉林地区讨伐队队长,由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长德弘保卫中佐担任。参加讨伐的部队有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大部,满军步兵第二旅、步兵第五旅、步兵第十二团。九四式三号无线一分队,九四式五号无线四分队,吉林省警察队本部十四个大队、独立警察队五个中队。吉林省敦化、蛟河、舒兰、桦甸、磐石县警防队,吉林地区内的森林警察队。”1此次大讨伐,野副讨伐司令部采取军警政为一体,陆空协同的方式,对活动在东南满地区的抗日武装实施围剿,抗日将士们所面临的形势是十分严峻的。

  为了断绝抗日武装与民众的联系,从1933年4月初开始,伪满洲国就在延吉、和龙、珲春、汪清等四县,选择北蛤蟆塘、骆驼河子、细鳞河、长仁江、土山子、春兴村、仲坪村、太阳村等八处进行试验性质的集团部落建设。1934年12月3日,由伪满洲国民政部发布训令第969号,通告各地开展集团部落建设,到1939年末,伪满洲国国内累计建设集团部落达到13451处。新立屯位于伪满洲国敦化县大石头村西北方4公里处,1936年秋,伪满敦化县政府在这里兴建集团部落,该部落坐落在一块山间平地上,东侧邻近京图铁路线,建成后的部落内拥有住民70余户。为了强化对民众的统治,伪满洲国颁布了《市街村自卫法》,在集团部落内设立自卫团。集团部落是日伪当局统治民众的牢笼,是镇压民众反抗其统治的军事据点。抗日武装因为与敌存在着装备、兵员等方面的劣势,无法在白天攻打集团部落,所以只能利用夜晚这一条件,乘敌防备松懈时发动袭击,以达成作战目的。

  1939年10月初,陈翰章通过对收集来的情报分析,制定出夜袭新立屯的作战计划,确定参加这次战斗的部队有第七连、第八连、指挥部。决定由第七连派人先行越过新立屯集团部落的土墙,然后打开部落的南门,万一与敌接触发生战斗,第七连迅速从南门挺进,陈翰章率领指挥部从东门、第八连从西门双向夹击。10月9日20时半,陈翰章率部到达新立屯外围,经过仔细侦察后,命令第七连向前移动,部队接近到土墙时,听到南门处有人高声的对话,并且用手电筒向土墙外照射。第七连越过南门东侧的土墙,然后顺着土墙向西前进,逐步地接近敌人。不知道从哪处发出来的声响,引起敌哨兵的警觉而询问,矦副官做了应答后,迅速地接近敌哨兵,解除他的武装,第七连控制住南门,袭击部队从打开的大门冲进。陈翰章对被俘的敌哨兵进行了审问,了解到在新立屯里驻扎的是伪满滨江省警察本部第十一游击队,其中大部分主力已经去西方山地,以及担任铁路线的警戒任务,还剩下伪警察十余名住在东门附近,陈翰章命令李龙云代团长、矦副官率队解除敌人的武装。李龙云代团长进入敌寝室内开了两枪,将一名日籍警察官击毙。矦副官等也进入伪警察居住的另外两间居室,击毙伪翻译,其余的伪警察被解除武装。当东门附近响起枪声时,从南门附近的一所房屋里,突然有十余人冲出来,我军向他们询问口令后,确认这是一股敌人,陈翰章命令用机枪将其打散,随后我军官兵们解除他们的武装。战斗接近晚10时,陈翰章考虑到敌增援队就要到来,于是命令部队撤出新立屯,越过京图铁路线、坐着小船渡过沙河,来到了二道梁子北岗,部队停止前进,放出警戒宿营休息。

  此战被击毙的日籍警察官日方资料记载着,“牟田三郎,满洲国五常县警尉,大正二年十月十日,出生于长崎县北松浦郡大野村。昭和九年一月二十日服兵役,昭和十一年五月二十五日退役后,在新京警察学校经过短暂的培训,六月十二日,任五常县警士。昭和十二年十二月一日,晋升警长。昭和十四年九月二十九日,编入滨江省第十一游击队,担任第三中队副官,十月八日,在吉林省敦化县大石头村新立屯驻屯,九日晚,遭到约三百名匪团的袭击,牟田警长右胸部及颜面被枪弹贯通战死。”1此次战斗,我军“缴获轻机枪1挺、毛瑟枪6支、步枪25支、手枪子弹500发、军服20余套,毙敌2人,俘虏伪警察、自卫团员20余人。”2

  新立屯战斗,陈翰章认真贯彻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军事原则,在战斗发生之前,就开始收集情报,制定作战计划,明确作战任务,体现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在军事行动中,必须要做到五行,即“任务、敌情、我情、地形、时间”。所选择的袭击地点新立屯,地处大石头村与敦化县城两个敌重要军事据点之间,它不利于敌人及时增援,而整个战场的主动权,则完全掌控在我军手中。利用暗夜,乘敌人疲惫防备松懈之时,一举攻下部落。所以说,陈翰章具有一名优秀指挥员的品质,能够把握战争规律,在战场上,能够化劣势为优势,以此取得战斗的胜利。

  二、攻城打援——经典战例大沙河之战

  1939年8月23日,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以攻打安图县大沙河为目标,并且在大沙河南岗、柳树河子两地设伏,对日伪军增援部队伏击,形成典型的“攻城打援”战。此战是陈翰章军事指挥艺术的巅峰之作,由日本国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组织编写的《关于满洲用兵的观察》一书,将柳树河子伏击战作为日军与东北抗联交战的唯一战例收录,用以研究东北抗联的军事战术。

  1939年7月初,根据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第二次老岭会议的精神,抗联第二军第四师、第五师在安图县汉窑沟会师。在魏拯民主持下,将第二军第四师、第五师编成东北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任命陈翰章为指挥,侯国忠为副指挥,朴德范为参谋长。下辖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五团,作战地域为安图、敦化、宁安、额穆、桦甸等县。为了鼓舞部队官兵的斗志,展现第三方军的军威,并且策应第一路军第一、第二方面军的军事斗争,陈翰章与魏拯民研究决定打一场较大规模的战斗,制定出攻打安图县城松江街的计划。8月19日,陈翰章率领部队向松江街前进,在渡二道江的时候,第十三团第二连一名士兵与一名天宝山矿工合谋逃跑了,此次作战行动有暴露的危险。于是陈翰章变更作战计划,“由侯国忠率领第十四团攻击大沙河,剩余的主力预定在通往安图的汽车道潜伏。”3

  大沙河是伪满安图县永庆村的驻所,地处县城松江街与延吉县明月沟村之间,这里设有伪警察署、自卫团,在明月沟、松江两地,驻扎着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二十一大队第四中队、伪满间岛省特设部队等。我军选择攻打大沙河,可以调动明月沟、松江两地守敌的增援,并且利用这里的险要地势设伏,予敌以毁灭性的打击。参加大沙河战斗的有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三、十四、十五团,第一路军警卫旅警卫三团、第二方面军第九团,抗联第五军第二师。

  8月22日夜,部队出发,“途中变更计划,由陈翰章率领警卫连、第五军部队及第十四团攻打大沙河。”4当天下午1时多,指挥部接到大沙河城里内应送来的情报,约定当夜0时,以北城门上手电筒光为信号,攻城部队开始进攻。攻城部队在大沙河城外完成潜伏后,“原定的联络时间已经过去了,可是城墙上还没有出现联络暗号。原来负责在城门上与我们联系发信号的警尉补董福堂,在这天下午被临时派往羊草沟,来不及通知我们变化的情况。”1为了不使所制定的作战计划落空,23日5时半,陈翰章下达攻击大沙河的命令,到7时,战斗结束。此战,击毙德武正辰警尉补、夏国辅警尉补2名,伪警察署被焚烧。我军缴获轻机枪1挺,弹药两箱,杂色短枪若干,第十四团牺牲队员“王凤山、金真、孟青山。”2

  大沙河攻城战斗结束后,侯国忠率领第十四团官兵,在距离大沙河二里多地的南岗布设阵地,伏击从松江街方向来的敌增援部队。8时,双方交战,侯国忠因头部负伤,在汽车道东侧200余米的树林处牺牲,第十四团政治委员梁亨宇腹部负重伤牺牲。日军守备队员被击毙4名。

  1933年9月1日,吉会铁路敦化至图们段正式营业,日军为了保护这条铁路的安全,由关东军司令官菱刈隆大将向陆军大臣林铣十郎提出组建铁道守备队。根据军令陆甲第12号的命令,1934年12月1日,日军第四独立守备队在辽阳编成,首任司令官是清水喜重中将。隶下有第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等六个大队,每个大队下辖四个中队,每个中队下辖四个小队。1939年8月1日,布上照一中佐接替城户宽尔大佐担任独立守备步兵第二十一大队队长,第二十一大队本部设在图们,它承担着南沟站至图们站、图们站至春阳站、新兴站至北荒岭站之间铁路线的警护任务。“第二十一大队第四中队队长是宫本己之助中尉”3,中队本部设在明月沟,中队主力驻扎在明月沟,在南沟、大甸子、松江等地派出分遣队。

  按照大沙河战斗总体计划布置的任务,魏拯民率领东北抗联第三方面军第十三团、警卫旅警卫三团在柳树河子构筑伏击阵地。为了调动日军出动,设伏部队接通明月沟方向的电话向敌挑战。8月24日,在柳树河子设伏的部队,与宫本讨伐队的战斗打响,讨伐队由日伪军组成,出动汽车4辆。日方资料对此战的记载是,“明月沟至安图的道路宽5米,两侧有水田,可徒步行兵。独立守备队一个中队在昨晚得知安图方向有匪情,今早急速从明月沟乘车3辆赶往安图。战斗发生地点距离安图20公里,距离明月沟50公里,道路两侧的高地为340米,覆盖着森林。14时,中队长乘坐头车,车距间隔规定50米,可是途中出现混乱,间距缩小到20、30米,并且行驶中对前后左右警戒不足,结果中队长以下全灭。”4新近发现的《陈翰章日记》对此战也有记载,“午前,部队集结在古洞河左岸。马团长带伤兵去安全地方还没有回来,部队停止行动。听到大酱秋方面传来猛烈的枪声,可能是我方主力和敌交战,令增援部队急行军。我军按计划配置在汽车道的险隘段,袭击增援安图的敌军。在距离北方一公里的地方,大概是我军监视哨,向我开枪射击数发。难以计数的浓烟在各处升起,那是日寇汽车所在的地方。部队散开前进,在北方棱线处,看见有数辆汽车焚烧。在北面的山上,敌即将被全歼。立即以旗帜联络,在同地迎击从安图驰来之敌。命令第十四团从左翼对敌包围,敌隐蔽地从左侧进攻,发现时仅有数步的距离。我带领指挥部做了枪械准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敌人未能突破。第五军、第十四团受到相当的损失。何团长负伤,半夜时分,部队回到原地集合。”5

  柳树河子伏击战,击毁敌汽车4辆,缴获轻机枪2挺、步兵炮2门、长短枪60余支。击毙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二十一大队第四中队队长宫本己之助大尉以下36名,伪特设部队队员17名。我军第十四团何团长、第十五团全东奎团长、第十三团队员朱中焕、许成淑等牺牲。

  大沙河战斗,是陈翰章根据游击战的特点,抓住有利的战机,将部队“化零为整”,形成战场上兵力的优势,运用“攻城打援”的战术,以攻打大沙河为点,引诱敌增援队出动,再在险要路段设伏,考虑到日军战斗力强,必须集结重兵。孙武说“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由此可见,为了围歼宫本讨伐队,我军是采取“杀鸡用牛刀”的方法,一招定乾坤。

  三、巧用地势——经典战例寒葱岭战斗

  1939年9月24日,陈翰章率部在敦化县寒葱岭伏击日军松岛中队,并且痛击前来增援的伪满森林警察部队和日军市村中队。此战是安图县大沙河战斗结束后,由陈翰章指挥第三方面军又一次成功的伏击战。

  1939年9月3日,日军第二独立守备队司令官野副昌德少将,针对东南防卫管区治安情况的恶化,决定在10月1日实施“吉林、间岛、通化三省治安肃正计划”,对抗日武装实行大扫荡。依据第二独立守备队的警备区域,其下属各大队为实施讨伐做必要的准备,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第二中队接替第四中队警备大蒲柴河的任务。

  第二独立守备队是根据陆甲第12号命令,于1933年12月1日编成的。由第七、八、九、十、十一、十二等六个大队组成,首任司令官是佐藤三郎中将。第八大队下辖四个中队、有官兵834人。其中第一、二、三个中队是在1933年12月1日编成,第四中队是在1934年12月编成。

  寒葱岭位于敦化县西南方50余公里处,主峰海拔1139米,是牡丹江与富尔河的分水岭。寒葱岭战斗发生之前,陈翰章从腰岔屯杨副甲长了解到周边的情况,通过监听敌人的电话,获得松岛中队从敦化到大蒲柴河换防的详细情况。参加伏击战的有抗联第一路军第三方面军第十三、十四、十五团,抗联第一路军警卫旅警卫三团和抗联第五军第二师,共计500多余人。

  9月24日5时,参战部队冒着阴冷的秋雨出发。6时,在寒葱岭主峰南坡汽车道的两侧埋伏。参战各部队的位置是,第十三团在道路的东北部埋伏,魏拯民率领特务班在中间埋伏,陈翰章率领机枪班、第十五团第八连在南端埋伏,朴德范参谋长率领警卫三团警卫连及第五军二师在西甸道埋伏,伏击战线长达五、六里。8时30分,松岛中队主力分乘汽车九辆从敦化出发,第一辆车乘坐着第二小队队长前田勇准尉,第二辆车乘坐着第二小队的一半队员,第三辆车乘坐着松岛中队长和指挥班,第四、五辆车乘坐着保立行雄少尉指挥的第一小队,茂木范里曹长及重火器小队乘坐装载着粮秣资材的第六、七、八、九辆车。

  午后2时,松岛中队的车队进入埋伏线内,随着指挥枪声响起,全线的各种火器一齐开火。敌第一辆车,趁着第八连、警卫第三连射击迟缓,开足马力突破包围线。敌第二、三、四辆车,遭到十字交叉火力的射击,第七连、警卫连勇敢的突击,经过近一小时的战斗,敌大部分被我军歼灭。第五辆车的日军,集结在一个坑里,如困兽般的抵抗,被第五军二师歼灭半数。敌第六辆车的物资无法夺取,敌第七、八、九辆车、由于第十三团采取大迂回的包围,激战一小时,将敌全歼。

  在我军打扫战场的时候,伪森林警察队40余人,分乘两辆汽车急驰而来,遭到我军哨兵的射击,弃车逃走。当伏击战进行时,陈翰章就预想到大蒲柴河方向日军增援队的到来,于是命令李代团长率领第八连部署在距离主阵地五百米的一座小山峰待敌。逃到大蒲柴河的前田勇准尉,向市村中队长报告了情况,市村三郎中尉立即率部乘坐两辆汽车急驰增援,在第八连阵地前方下车,双方展开激烈的攻防战,八连阵地右翼一角被迂回过来的敌军所攻破,第八连组织反击将其击退。此时,乘坐在第三、第四辆汽车的残敌,登上我军指挥部后方的棱线,为防备万一我军向山岗上退却,退却中与残敌遭遇,一举将其消灭。

  寒葱岭伏击战,“我方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重掷弹筒2具,步枪12支,子弹万余发。第五军的任团长、张连长、时排长以下14名战死。”1此战,敌损失的情况,日方资料有记载,“独步二、八大队、二中队松岛中尉以下六十五名,24日,分乘自动货车八辆,大捕戝厕(敦化南方约五十粁)方向前进中,14时,寒葱峰南方附近,与朴得范、崔贤合流匪约四百人交战,我战死松岛中尉以下三十二名身亡,负伤山中曹长以下十四名,自动车烧毁五辆,敌损害不明。”2被击毙的松岛中队长后被追晋为大尉军衔。

  寒葱岭伏击战,双方战斗近3个小时,我军集中优势兵力,再次求得全胜。此次战斗,陈翰章妙地利用沟壑、高地、沼泽地等地理要素,形成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战场局面,布设长形“口袋”阵,采用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使敌军首尾不能相顾,指挥官无法掌控战场局面,难以发挥火力上的优势,尤其是当双方短兵相接时,我军居于高地上方,能充分发挥火力效能,敌始终处于挨打的局面。

  四、诱敌深入——经典战例青岗山地战斗

  日本国战犯野崎茂作在他1954年8月1日的自供状记载着,“1939年11月,由我指挥在蛟河县青岗山地的第一次战斗中,给予抗联部队死伤5名的损害,第二次是下西中央警察学校讨伐队和日本守备队与陈翰章部作战,使其逐渐在吉林省消失。”1

  青岗山地战斗发生的地点,位于伪满蛟河县额穆索北方二十公里处。现处于吉林省敦化市青沟子乡辖区内,称其“青顶子”。青岗山地战斗发生之前,因为天气已寒冷,可是抗联第三方面军官兵们所需过冬棉衣尚未解决,陈翰章得知在额穆索的敌仓库里储存大量冬装,决定攻打额穆索夺取。1939年11月5日1时,陈翰章率领第三方面军第十四、第十五团官兵100余名袭击额穆索,之后带着缴获的大批战利品撤离。日军独立守备步兵第八大队大队长德弘保卫中佐接到额穆索被袭击的消息后,命令第三中队队长浜田善之助中尉派兵追剿。11月6日,小队长石井笃少尉接到中队长浜田善之助中尉的命令后,率11名队员从威虎岭出发,与蛟河县警正下西顺一率领的中央警察学校讨伐队会和,乘坐火车到达黄泥河站,再换乘森铁小火车到达额穆索。在获得陈翰章率领部队向青沟子方向撤退的情报后,石井笃少尉指挥日伪讨伐队搜索前进。因为刚下完一场雪,讨伐队在北进途中发现了陈翰章部的踪迹,石井笃少尉率日军小队走在讨伐队的前头追击。11月8日11时,在835高地附近双方交战10余分钟后,陈翰章指挥部队向密林深处散去,石井笃少尉率队追击,被引入事先设置的伏击圈,紧随其后的伪警察讨伐队看到这种情况撤退,日军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石井笃少尉命令日军小分队布设半月形阵地坚守,双方战斗2个多小时,14时,战斗结束,包括石井笃少尉在内的日军12名全部被击毙。

  陈翰章率领部队取得青岗山地第一次战斗胜利后,日军立即组织大讨伐。独立守备步兵第九大队大队长小林操大佐,对第一中队第一小队队长宫内宗一少尉发出讨伐陈翰章部的命令。11月12日零时30分,宫内宗一少尉率队出动,从敦化火车站坐上装甲列车到达黄泥河站,然后转乘森铁小火车,16时半,讨伐队到达额穆索。为了消灭陈翰章部,这次组成的是一支日伪军警联合讨伐队,其中日军讨伐队有42人,携带轻机枪3挺,掷弹筒4具,下西顺一警正率领的中央警察学校讨伐队有151人,伪满军连长邱玉衡上尉率领60人。13日早晨,讨伐队从额穆索出发,在835高地南侧,发现了陈翰章部曾驻扎过的宿营地,讨伐队停止前进,在这里宿营。14日早晨,讨伐队出发,在山地密林中搜索前进。临近中午,休息吃饭,12时半,讨伐队出发,宫内宗一少尉命令伪警察队作为尖兵走在前面,日军延迟5分钟后跟进。13时30分,陈翰章指挥部队在第一次战斗发生地前方的棱线上设伏,与讨伐队再战。关谡獯握蕉返那榭觯辗阶柿系募窃兀奥笞阒匦劬苤富泳於蛹獗《釉谟也嗾箍谧谝簧傥韭柿烊站途齑蠖哟幼蟛喙セ鳎娑宰耪匠∩戏追傻牡辏齑蠖涌汲吠恕>值恼蕉罚站谝环侄拥那峄狗⑸收希鹪系缺械劳觯渭诱蕉返穆ふ剿溃菜嬷吠恕�6时,宫内队完全被孤立,陷入了三个方向的围击。日军死伤不断增加,弹药也将消耗殆尽。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掷弹筒集中射击,携行弹药全部发射,陈翰章部从棱线上撤退。”2因天色已渐灰暗,日军也不敢追击,集合讨伐队员向额穆索败退。

  此战,日军及川泰助伍长、阿部五郎伍长、大石郁二伍长、高桥春治上等兵、石原定光上等兵、金原阐上等兵被击毙。高桥国男伍长、加美山元三上等兵、松川长之助上等兵、佐藤利雄一等兵、铃木格之一等兵负伤。伪满军连长邱玉衡上尉、伪警察队榎本警尉被击毙。

  青岗山地的战斗,陈翰章利用敌人自认力量强大,藐视抗联部队的心里,在第一次交战时间不久,就制造假象对敌示弱,诱敌进入预先设置的伏击圈予以重击。当日伪军认为陈翰章不可能再次于同一地点布阵,可是陈翰章又在这里设置伏击圈迎击敌人,战此充分显示出陈翰章善用谋略指挥部队与敌军作战,日军战史资料对青顶子战斗是这样评价的,“本战斗是大队创立以来最大的激战,是与正规的精锐的共产军对决,也是三省讨伐初期最大的激战。”3

  (张彦夫 杜宝君 张彦夫,敦化市委党校 ;杜宝君,敦化市档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