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抗联

杨靖宇对统一战线策略的探索与实践

发布时间:2017-01-06 08:31:50   来源:  字体显示:
   摘要:“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是中华民族取得抗日战争伟大胜利的基本保证。这一策略的酝酿、实践以及成熟,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本文试通过杨靖宇率领东北抗联一路军,在东北战场上高擎“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留着子弹打日本”的团结抗日大旗,探索实践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过程,说明杨靖宇和东北抗联,对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存在和发展有创新之功,奠基之实,进而分析评价杨靖宇和东北抗联在党史、军史、国史,乃至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关键词:共产国际、反帝统一阵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武怀让、杨靖宇、王明

  统一战线是一面凝聚全民族力量的旗帜。在中国抗日战争中,只有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才能实现全民族抗战,取得全民族的胜利。周恩来曾经指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酝酿时间很长,差不多‘九一八’以后就逐渐向着这个方向发展。”这说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在“九一八”事变以后就开始了,有一个较长时期的酝酿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从“九一八”后的酝酿之始一直到形成和发展,时时可以见到杨靖宇和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影响。杨靖宇在领导东北抗日游击战争中团结各族各界各阶层人民共同抗日的实践,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中,有着十分重要的探索意义和奠基作用。

  一、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酝酿过程

  1. 历史背景。“统一战线”策略最早是列宁提出来的。关于“统一战线”策略的口号,追根溯源,还是列宁1921年6月在共产国际“三大”会议上针对世界革命进入低潮,各国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实行镇压,法西斯势力出现时的状况提出的,他在会议上揭露了法西斯专政的性质,号召“各国共产党人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但是列宁这个重要意见,当时并没有被共产国际领导人深刻理解和认真贯彻。直到1928年第三国际成立时,通过的《共产国际共同纲领》,仍然坚持打击党内右派、中间派的“左倾”思潮,比较能够领会和贯彻列宁统一战线思想的是保加利亚共产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1933年2月,希特勒上台后,制造出“国会纵火案”,并且将季米特洛夫逮捕下狱。他在狱中深刻领会了列宁关于在反法西斯斗争中,建立统一战线、争取大多数群众的思想。获释后,他来到苏联参与共产国际的领导工作。1933年12月,举行共产国际执委会第十三次全会讨论反法西斯问题时,他旗帜鲜明地主张克服关门主义错误,实行战略转变,推动共产国际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得到法、捷、波等国共产党代表的支持。由此季米特洛夫开始主持共产国际领导工作,推动共产国际的战略转变。1934年10月25日,斯大林致信给季米特洛夫,同意制定共产国际新方针的建议。这就为共产国际召开第七次代表大会,制定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策略,准备了充分条件。

  1935年7月,在德意日法西斯势力日益猖獗、世界面临严重战争威胁的情况下,共产国际召开了第七次代表大会。共产国际“七大”分析了法西斯上台的原因,总结了共产党人应吸取的教训,明确提出要战胜法西斯,各国共产党人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广泛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在大会所做的重要报告中指出,在资本主义国家,必须着手建立工人阶级反帝统一战线;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共产党人应建立反帝统一战线,为民族独立而斗争。中共代表团团长王明在讨论季米特洛夫报告时,根据日本帝国主义继侵占东北之后正在进逼华北的形势指出,中国正逢空前的民族危机,因此,“在目前的中国,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统一战线问题,不仅具有头等的意义”,而且“具有决定一切的意义”。“除了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民族统一战线这个策略而外,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动员全体中国人民去与日本帝国主义作神圣的民族革命斗争。”

  根据共产国际“七大”会议精神,结合中国革命的实际,中共中央于1935年12月在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明确制定了我们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1937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关于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工作报告的决议》中指出,中共代表团在共产国际和季米特洛夫的帮助下,“在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的政策的确定与发展上,给了中央以极大的帮助”。

  2. 在中国,最早提出的抗日统一战线口号是“反帝统一阵营”,提出这个口号的人是中共中央军委书记武怀让。中共党史辞条上的注释是:武怀让,1931年12月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书记、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主要领导人,1936年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处死于苏联,时年37岁。他是我党我军历史上鲜为人知的卓越领导人。

  武怀让是河南孟州人,中国共产党建党后的首批党员,号称“中共第54号党员。”毛泽东、李立三、刘少奇发动安源工人大罢工时,他和邓培发发动了唐山开滦煤矿大罢工。1924年7月到莫斯科东方大学深造,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国共产党旅莫支部书记。1926年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1928年底回国。1931年1月与罗登贤先后被派到满洲,任北满特委书记、哈尔滨市委书记。”当时,面对日寇加紧侵略东北的严峻现实,有“共产国际代表”经历的武怀让富有远见地提出:东北情况特殊,满洲工作重点不是罢工罢课、搞苏维埃、城市暴动,而应团结一切武装力量,抵抗侵略者的主张,得到省委书记罗登贤的赞成。但以王明为首的党中央坚持“左”的冒险政策,不予理睬。困境中,他顶着压力忍辱负重地艰苦工作,建立了5个县委一个区委,形成了400余人的党员队伍。“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武怀让广泛动员社会各阶层,成立起“哈尔滨反日总会”,进一步明确提出?“应尽快建立反帝统一阵营,以武装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法西斯侵略”。这一主张顺应了东北人民救亡图存的强烈愿望,得到广大民众的认可,从而叫响“反帝统一阵营”的口号。

  杨靖宇原名马尚德,河南确山人,与武怀让是老乡。两个河南老乡虽然迟至1931年先后到满洲省委任职时才相识,但马尚德1926年领导确山暴动、1927年11月领导刘店武装起义,组建农民革命军,建立四望山革命根据地,支持北伐军北伐的事迹,武怀让早在1928年6月在莫斯科中共六大会议上就有所耳闻。中共六大会议周恩来安排张鸣岐在会议上作刘店农民武装起义经验的报告。因为刘店武装起义是“八七”会议之后,全国暴动大潮中极少成功的一次(另一次是湖南农民秋收起义),自然引起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六大会议主席团主席武怀让的高度重视。

  1931年10月,杨靖宇在党组织营救下出狱,来到哈尔滨,就任武怀让创建的满洲反日总会会长。后来武怀让离开哈尔滨就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时,杨靖宇又接手了他的中共哈尔滨市委书记职务。可见,两个河南老乡在硝烟弥漫的北国冰城的相识相知有多么珍贵。杨靖宇几乎用以后10年的战斗历程来回味这段经历。他的特卫排长张秀凤说,“那时,杨靖宇对中央领导人的毛泽东、朱德什么的都不知道、不熟悉,也从来没听他讲究过。他给我们讲的两个大人物,一个是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龙,一个是姓什么的挺怪个姓,好像是老乡或者亲戚。”可见武怀让对杨靖宇的影响之深,深到最困难的时刻,先后派一路军主力一军三师和一军一师部队西征热河,以求取得与关内党中央的联系。这是后话。

  领导过农民革命军的杨靖宇,对武怀让的“建立反帝统一阵营”的政治主张打心眼里赞成,他尊武怀让为师长,和他一起深入工商学各界群众中广泛开展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宣传,他在哈尔滨三十六棚机车车辆厂号召工人说:我们武装起来,抗日救国。保东北、保家乡。他们发动各界人士和罢课罢工,举行抗日救国游行示威。带领示威群众高喊:“甲午耻,犹未雪,今日恨,何时灭?”进而建立起反日民族统一战线组织——抗日同盟会、抗日救国会等群众团体。他们还及时揭露当年10月,蒋介石派密使许世英与日本谈判:日本保证中国关内安全,中国国民政府向日本出让东北的无耻行径,激发民众斗志。武怀让说“亡国奴不如丧家犬”,他们“以民族存亡为己任”,通过救国会在工厂组织赤卫队,在学校组织学生军,开展军训,掀起抗日救国运动高潮,高唱“以祖国为誓,以祖宗坟墓为誓”,组织各界爱国人士团体持长枪大刀积极参加抗日救国军。同时派中共党员打入马占山、苏炳文、王德林等东北军内开展兵运工作。在马占山江桥抗战和两次哈尔滨保卫战的战场上都留下了他们并肩战斗、带领人们积极声援的身影。

  1932年1月,武怀让离开哈尔滨就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杨靖宇和赵尚志将他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依依惜别。此时,由武怀让倡导的“反日统一阵营”作为成熟的政治主张还停留在运动口号层面上,具体实践探索的重任就历史地落在了杨靖宇的身上。

  二、杨靖宇是党的统战政策最早、最坚定的实践者

  巡视南满,杨靖宇擎起“抗日统一战线”的大旗。东北党组织一直是接受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和上海中央局双重领导的。王明1931年11月到莫斯科组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时,苏联对外政策及共产国际政策已开始实行战略转变,王明根据共产国际的部署亦开始推进东北抗战的策略转变。但远在上海的中央局却继续坚持甚至扩大了王明临走前留下的“左倾”教条主义。

  临时中央于1932年6月在上海召开“北方会议”。根据“北方会议”精神,虽然已经完全沦为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地的东北,仍然要与关内一样,继续执行建立工农红军、建立苏维埃政府和实行土地革命的任务。在工作中,不但要把坚持抗日的东北军队伍视为异己,把有爱国之心的地主、富农作为打击目标,甚至连抗日的大刀会、山林队也当作革命对象。满洲省委接受“北方会议”决议后,立即指示磐石中心县委:“把目前的义勇军改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东北游击队”“为民族革命战争与土地革命斗争”。于1932年5月成立的磐石工农反日义勇军(即磐石游击队),是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创建的第一支抗日武装,当初它高举抗日大旗,作战勇敢,曾得到各地群众的热诚拥戴。仅一个月时间,就从30多人的队伍发展到100多人。可是,当他们执行“北方会议”“左”的政策后,由于到处打地主,吃大户,遭到地主武装和一部分群众的反对。加上磐石游击队的基本队伍都是朝鲜人,日本侵略者借此使出阴招,打着“不许高丽棒子造反”的旗号造谣生事,挑拨离间。这样工农义勇军除与日伪军作战外,不得不面对与地主武装、胡匪和其他抗日武装发生冲突的现实,四面受敌,陷于孤立状态。中共磐石中心县委在给省委的紧急报告中说:“以前群众要求当义勇军,现在则不然,……竟把枪放下要求离开义勇军,队员已减少到五十几人,在这种情况下,县委对省委的指示只能“拒绝执行”。为保存实力,义勇军不得已与抗日山林队“常占”合并了。

  满洲省委接到磐石中心县委的紧急报告后,于1932年11月派杨靖宇到南满巡视工作。杨靖宇来到南满,他对“北方会议”关门主义冒险政策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根据省委的指示,把磐石工农义勇军从山林队“常占”的山头里拉出来,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在路线策略方面仍与地主阶级及其武装力量处于对立状态。因而在杨靖宇离开磐石去海龙巡视的十几天内,先后两任队长孟杰民、初向臣和政委王兆兰接连遭到地主武装袭击,被杀害了,游击队损失惨重。血的教训令杨靖宇认识到这么干下去游击队将成为孤家寡人。孤军奋战是无法抗日救国的,团结才有力量。要战胜日本侵略者,必须团结一切的人,团结一切的意志,团结一切的力量,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共同战斗才能成就抗日大业。经过反思,根据客观形势的变化,作为南满游击队最高负责人的杨靖宇审时度势,以民族大义为重,不为所处的种种复杂现象所惑,果断地调整策略思路,毫不犹豫地擎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大旗,提出一个明确的政治主张“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人出人,不论信仰、不分派别、不论民族,只要是抗日的就团结。”这一主张富有远见地把地主武装和抗日山林队都包括在统一战线之中。

  在具体实践中他与抗日山林队广交朋友。当时,抗日山林队都按土匪的习惯报号,成分复杂,有的抗日坚决,有的抗日消极;有的杀富济贫,有的胡作非为,杨靖宇分别情况做他们的工作。有个毛团,一度加入伪满军,曾进攻过游击队,后来又倒戈抗日。一次,与游击队不期而遇,怕游击队跟他们找后账,很紧张,杨靖宇热情上前招呼,向毛团宣传团结抗日道理,告诉他们欢迎你们反正抗日,若是不抗日今天就一定缴你们的械了。毛团士兵深有感触地说,红军不记私仇,人家才是真抗日。他还通过地下党员宋铁岩、曹国安做兵运工作,策动烟筒山镇伪吉林警备军第5旅14团迫击炮连起义,增强游击队的实力,令抗日山林队的首领们折服。

  抗日英雄王凤阁在其首领唐聚伍兵败濛江,弃军入关,彷徨不定时,杨靖宇来南满巡视,他仰慕杨靖宇、求教杨靖宇。但当杨靖宇领着部队与他搞联合抗日时,他却坚持自个儿干。杨靖宇也不计较,说自个儿干也行,咱们搞个约定:共同抗日,互不敌对,不祸害老百姓。他又不讲信用,筹集给养时把1师6团一个连给缴械了,连排长都给杀了。指战员们十分愤慨,觉得受了窝囊气,要报仇。杨靖宇没让。1935年春一师少年营经闹头沟去河里,王凤阁再次来袭,被少年营反冲锋打退了,捉了一些俘虏。战士们嚷嚷着要杀俘虏报血仇,杨靖宇给大伙开会,引导战士们说:“人民革命军是干什么的?打日本的。抗日救国光靠我们行不行?不行。谁抗日就对谁搞联合。王凤阁打日本,日本也打他。我们是打掉他还是留着他抗日呢?我看不能打掉,应该联合他。打个比方,这就好比一家有两兄弟,因为上山种地谁先使锄头谁先使镐闹意见,这会儿强盗来打劫,你是先掰扯清楚谁先使锄头谁先使镐呢,还是兄弟俩先合起手来赶走强盗呢?我看还是先赶走强盗要紧,若不然你连家都没了那玩意掰扯再清楚有什么用?老百姓住家过日子,兄弟之间避免不了舌头碰牙、打架斗殴,但不能骨肉相残,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这叫什么?这就叫统一战线。王凤阁牵制了日本人的兵力,把敌人的兵力分散了。这样你打他胳膊,我打他的腿,一口一口就把敌人吃掉了。如果打掉王凤阁,让日本人腾出手来集中兵力专门对付咱们,孤立了自己有什么好处?王凤阁打我们我也有气,可咱得从大局着想啊。”一番深入浅出的讲话把战士们的模糊认识解决了。从那以后大家都主动做统一战线工作,自觉维护与各抗日山林队的团结。当时磐石一带共有72支抗日武装,先后有48支队伍都参加了杨靖宇倡导的抗日军联合参谋处。

  然而,这时候党内却传来一片非议。有人说杨靖宇整天和胡子、土匪搅和在一块,不是共产党的做派;更要命的是,中央五中全会还给满洲省委发来指示信,批评说杨靖宇组织的抗日军联合参谋处,是以上层勾结代替下层统战路线,必须迅速纠正过来。并指示他:要把民族革命战争提高到土地革命阶段,创造苏维埃政权,武装保卫苏联。无疑,这对杨靖宇和这支队伍的打击是相当沉重的。也说明统一战线的实践探索和形成是一个相当不易的曲折过程。

  遭遇到挫折和误解,杨靖宇很苦闷,甚至病倒了,但是他没有放弃。坚信团结抗日没有错,对来自临时中央的严厉批评,他经过一番认真研究,认为上边对东北情况缺乏具体了解,其批评指责多出于误解。搞苏维埃、实行土地革命,斗地主分田地,把支持抗日的地主都斗跑了,使地主武装都成了我们的对头哪行?把同山林队联合作战看成同上层勾结,一纠正,山林队反过把来打我们怎么办?好虎架不住群狼,要是都起哈子打咱们,还怎么打日本呀?杨靖宇忧心忡忡,但是他大主意拿得正,武怀让给他的影响和教训使他不能不讲策略。所以他不抗拒、但是勤请示、勤汇报,抗日军联合参谋处的名可以不叫,认准的道还是要走。

  好在他所领导的南满游击队在批评质疑声中不断壮大,很快成了气候。有关杨靖宇领导东北人民革命军的抗日事迹和杨靖宇的巡视报告、整顿汇报,以及“左”倾冒险主义对东北抗日游击战争造成的危害及其党组织在实际工作中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的情报,通过党的秘密组织系统、通过共产国际在东北的情报组织,通过驻海参崴的赤色职工国际太平洋秘书处,以及东北的日伪报刊等渠道,源源不断地反映到共产国际和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

  1933年1月17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以毛泽东、朱德的名义发出《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入华北愿在三条件下与全国各军队共同抗日宣言》,1月26日,代表团又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发出《给满洲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的信——论满洲的状况和我们党的任务》(即《一二六指示信》),这两个文件对杨靖宇的实践探索和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他在积极贯彻《一二六指示信》过程中,根据满洲省委指示,很快将贯彻“北方会议”精神时称作“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的抗日武装,改编成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独立师,先后建立了“江北抗日军联合参谋处”“东北抗日联合军总指挥部”等抗日统一战线组织,这是对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策略的最早探索和成功实践。

  1935年6月3日,在共产国际“七大”召开前夕,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发出《给吉东负责同志的秘密信》(即“六三”指示信),信中充分肯定了杨靖宇在领导东北抗日游击战争中创造性地运用党的反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做法和经验,指出:“要实行全民的反日统一战线”,“要普遍的与各种反日武装队伍建立下层与上层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反日武装共同抗日。”特别指出:杨靖宇在“各地建立抗日联军总司令部的做法是正确的”。

  1935年7月,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实施战略转变,提出“半殖民地国家共产党的首要任务是建立广泛的反帝民族统一战线,为民族独立而斗争”。在共产国际战略转变的影响下,王明起草了《为抗日救国告全国同胞书》,1935年8月1日在巴黎《救国时报》上发表(即《八一宣言》)。《宣言》中褒扬东北数十万武装反日战士在杨靖宇、赵尚志、王德泰、李延禄等民族英雄领导之下,前仆后继的英勇作战,表现出我民族救亡图存的伟大精神,呼吁各党派、各军队应有“兄弟阋墙外御其侮”的真诚觉悟,停止内战,集中一切国力为抗日救国的神圣事业而奋斗。

  1936年2月10日,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起草了《为建立全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部决议草案》。2月20日,代表团又以杨靖宇等11个抗日军首领的名义发出了《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这以后,东北各地抗日武装先后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人们说杨靖宇缔造和创建了东北抗联就是这么来的。

  从党在东北探索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历史过程可以看出,我们党制定这一政策的主要依据:一方面来自共产国际的指示和策略转变;另一方面来自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实践。在这一实践中,有⒐Α⒁灿惺О埽挥芯椤⒁灿薪萄担缡敌猩喜阃骋徽较摺⒔⒍笨谷樟龋际谴友罹赣盍斓级比沼位髡街凶芙岢隼吹木椤U庑┏晒Φ幕蚴О艿木楹徒萄刀嘉车目谷彰褡逋骋徽较哒叩闹贫ê头⒄固峁┝吮蟮慕杓鸬搅嘶耐贫饔谩�/P>

  三、杨靖宇对统一战线理论的实践经验和贡献

  1. 提出一个响亮的口号。为实现统一战线,杨靖宇将抗日统一战线“不论信仰、不论派别、不分民族,只要是抗日的就团结”的政治主张精确概括为一个宜于民众理解的响亮口号:“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留着子弹打日本。”这其中有一段故事:

  杨靖宇开始提“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留着子弹打日本”这一口号时,原磐石工农义勇军首领丁守龙自恃出身黄埔,在苏联东方大学留过洋,还是朝鲜共产党的创始人,资格老,和杨靖宇唱对台戏。他说:“我们是朝鲜人,不是中国人。你们中国人打不打中国人,都和我们无关!”杨靖宇挺生气,但没动怒,很快承认这个口号考虑战场宣传因素多一些,不够周全,于是提出了第二个口号:团结一致,枪口对外;丁守龙又提出:“那谁团结谁,以谁为主”的问题,因为当时磐石游击队的成员朝鲜人占百分之八十以上。这样,杨靖宇经过缜密思考提出了第三个口号: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留着子弹打日本。无论朝鲜人还是中国人,只要打日本的都是自己人,丁守龙这才没话说。这就是“杨靖宇一个口号抵万兵”的来历。这个口号后来在全国抗日战场上被广泛运用,影响甚广。直至现如今中国企业走向世界还在用。这里,杨靖宇反复强调“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这一概念,要求面临严重民族危机的中国人不能骨肉相残。以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来达到“唤起民众的觉醒意识”,可以说是统一战线策略通俗化、马列理论中国化的一个典范。

  2. 创建一支抗日队伍。杨靖宇领导的南满游击队是在批评质疑声中不断发展壮大的。1933年9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改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独立师;1934年2月,杨靖宇率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独立师和其他16支抗日武装在濛江县(今靖宇县)城墙砬子隆重聚会,成立了东北乃至中国的第一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武装组织——东北抗日联合军总指挥部。参加会议的满洲省委巡视员小孟,后来将杨靖宇这一创造性贯彻“统一战线”经验进行了认真总结,向满洲省委和共产国际代表团做了详细汇报。为此,他后来又接受中共满洲省委的指派,到北满推广这一经验。1934年11月7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独立师扩编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队伍发展到3000余人,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军南满游击队时的100倍,加上接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指挥的山林队,总兵力达到万余人。1936年7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进一步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和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将抗日统一战线的旗帜插遍白山绿水。

  党的抗日统一战线理论的成熟标志是《八一宣言》。《八一宣言》中所主张的建立“统一的国防政府”“统一的抗日联军”、组成“统一的抗日联军总司令部”三大政策,实事求是说都有杨靖宇的一份贡献,甚至是对杨靖宇实践统一战线做法的总结和推广。

  3. 探索出一套游击战术。杨靖宇在领导东北抗日游击战中,探索出一套独具山林特色、运用娴熟的游击战术。这一点,早在1935年6月30日出版的巴黎《救国时报》就以“杨靖宇——东北抗日游击战术第一人”为题进行过详尽报道。杨靖宇的游击战术主要体现在他所倡导的“四不打”原则:“一不能给以敌人痛击的仗不打;二不能占据有利地形的仗不打;三不能缴获武器的仗不打;四对群众利益危害大的仗不打。”著名的“三打邵本良”“奇袭老岭隧道”“岔沟突围”等战斗是杨靖宇游击战术的经典范例。

  众所周知,东北是日本帝国主义独占的殖民地,敌人在这里不仅军事力量雄厚,而且殖民秩序健全、伪满政权稳固,敌人在这里长期实行“集家并屯”“保甲连坐”的经济封锁政策,将抗联分割包围在深山雪野里,断绝了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割断了与兄弟部队的往来。在内无粮草补给,外无经济援助、孤悬敌后的艰苦条件下,杨靖宇创造发明了密营战这种独特的森林游击战术抵抗日本侵略者,坚持长期作战。在长白山上、鸭绿江畔修筑起数千座密营,发展了一大批密营给养员、交通联络员、信息情报员,在密营附近储备粮食、传递信息,筑成密如蛛网的林海长城。抗联一路军以密营为依托维持生存,灵活机动地开展密林游击战,极有效地杀伤了敌人的有生力量,这是杨靖宇为坚持抗日统一战线,在战略战术方面的实践探索和贡献。

  4. 催生了抗联文化。在探索和实践抗日统一战线过程中,杨靖宇尤其重视思想文化宣传,他亲自带头创作抗日歌曲、抗联故事,他领导的抗联一路军基层指挥员都具备讲抗联故事、唱抗日歌曲的能力,他的部队同时装备有两杆枪:一杆是杀日寇打敌人的钢枪,另一杆就用来伴奏唱歌的口琴。在战场上,高唱抗日歌曲,瓦解摧毁伪满军警意志是杨靖宇发明的一大政治战术;在部队生活中,他把倡导唱抗日歌曲、讲抗联故事视作部队自我教育、鼓舞士气、丰富部队文化生活,坚持长期抗战的现实需求,由此,在长白山区催生出影响深远,持久绵长的抗联文化。伪满军把杨靖宇的游击战术要领归结为:“一唱二喊三打”,他们“就怕抗联那个唱,一唱把人的魂儿都给唱没了,那仗还有个打?”。在著名的岔沟突围战中,敌人调动关东军及伪满军4000余兵力,原伪满洲国军最高顾问佐佐木到一乘飞机亲临战场指挥,将杨靖宇及抗联一路军军部直属部队紧紧包围在临江县里岔沟。杨靖宇临危不惧,亲自指挥20名嗓门大、歌唱得好的战士,在战场上展开政治攻势,高唱“满军士兵们,东三省这块富饶的地盘,是祖宗留给我们的财产,祖宗的坟墓在此,亲戚朋友在此,我们的子孙还要在此接续香烟。我们的卧榻旁安能让强盗酣眠!……”杨靖宇的政治战术果然魅力无穷,伪满军牛天部队当夜派人将杨靖宇部队从防守薄弱地带放走了。第二天一早,佐佐木到一飞临他以为万无一失的战场上空视察时,惊叫道:“难道杨靖宇飞了?”

  抗联老战士说,那个时候虽然条件艰苦,但处处有歌声,每战有故事,无论干部战士不分军内军外,上自司令员,下至小战士,人人都会讲故事、个个都能⒖谷崭枨2慷佑蟹从晨沽蕉返墓适拢胤浇煌ㄔ薄⒏庇薪煌ㄔ薄⒏庇牒杭樘匚穸分嵌酚滤透墓适拢景镉心景锇镏沽蚬碜拥墓适拢倌晏佑小短幼ビ恪返纳罟适拢慈栈嵊小斗慈栈岢に锿蚬蟆返墓适拢九小洞蟀滋易印返墓适拢婵晌饺褡蹇拐剑裆舷陆补适隆U钦庑┛沽适潞涂拐礁枨叫选⒔逃⑴嘌苏淮耍瓜至顺ぐ咨角裢沤嵋恢拢纯谷毡厩致哉叩木鲂暮途穹缑病�/P>

  总之,“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当年毛泽东总结的抗战胜利的“三大法宝”中的第一宝“统一战线”里面有杨靖宇的一份贡献,他是我们党的抗日统一战线策略的探索者和奠基人之一。他的一些做法和提法以后都成为中国抗日战场上所效仿的样板,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评价王明:不只有大错,也有大功。这个“大功”指的就是统一战线。但“统一战线”的原创是并不是王明,应当是武怀让,还有杨靖宇。不过王明将武怀让的主张、杨靖宇的实践探索升华到更完善、更系统的理论层面,明确了统一战线在抗战时期党的思想路线中的主导地位,唤起国共两党停止内战,共同对敌,这一点他的确是有大功的。

  (刘 贤 作者单位:长白山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