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东北抗联

关玉衡上校亲自砍下了日军间谍的头

发布时间:2017-01-06 08:31:04   来源:  字体显示:

  1931年6月26日,发生在内蒙古科尔沁右翼前旗察尔森的“中村事件”,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的一桩重大事件。事件发生后的第84天,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略东北的战争。导致东三省13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和1300多万东北人民沦于日本殖民统治下。

  日本帝国参谋省情报科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等4人是在1931年6月25日,被驻内蒙古科尔沁右翼后旗四方台子(清末民初称佘公府,今科尔沁右翼前旗察尔森镇宝河屯)东北军兴安屯垦军第三团一营官兵捕获的。当时,国际法规定,凡外国军事间谍侵入主权国家刺探军事情报者,可以处死。对中村震太郎等4名日军军事间谍是如何处置的呢?国内史学界有两种说法。

  一是枪决。当事人是东北军兴安屯垦军第三团上校团长关玉衡,是处决中村震太郎等4名军事间谍的决策者。他在生前遗作《中村事件始末》(载全国政协“文史资料”七十六号)中记述道:6月25日晚,在华灯初上时,各官佐齐集于团部大军帐内由我提出破获日本帝国参谋省情报科陆军大尉中村震太郎间谍一案应如何处理,并说明,从己缴获的文件和军用地图等证物、证件加以综合分析,肯定他是日军军事间谍,大家对这个案情有什么见解?请各位发表意见。首先发表意见的第一营营长陆鸿勋和副团长董平舆,二人均认为秘密处死刑为对,因为本区已向驻沈阳各国领事照会不保护外国人来垦区游历在案;有的说弱国无外交,一经暴露,一定是会被日本政府要回去,更会再派间谍来破坏;也有的说放他走出去,在路上杀掉:更有的说在剿匪职权上也应该行使紧急处置权。在征得到会官佐意见后,我提出的主张是明正其罪行,公开处置。但他们说这是徒找麻烦。于是我再提出第二步办法讯取他的口供。在官佐会议结束之后,即使再进行审讯。在审讯时,中村不仅蛮横如故,更加变本加厉地耍野蛮,与官兵格斗起来,激起士兵怒火。在此情况下,我迫不得已大声喊:“捆倒了打”。不料中村大尉竟拿出日本法西斯武士道的本领与官兵格斗起来。此时,我遂抽出战刀要手刃强寇。日本人最怕杀头,中村见我抽出战刀,他的气焰方始少煞。经审讯后,在令其在笔录上画押时,他又借机厮打,致惹起官兵的愤怒。官兵拳打脚踢并用枪把子打在中衬的头上,将其打晕倒卧在地。陆鸿勋营长说,像这样只有采取秘密处死的办法了。于是我下令说:“第三连连长宁文龙、第四连连长王秉义,把中村大尉等4名间谍犯,一并枪决。”为严守保密计划,派团部中尉副官赵衡为监斩官,押赴后山僻静处执行,连同行李、马匹,除重要文件呈报外,一律焚毁灭迹。此时,已是26号早晨。

  这种说法一直 延续80多年。1991年11月由国家方志书出版社出版的《科尔沁右翼前旗志》·军事篇记述的“中村事件”中照录了关玉衡的这种说法。

  二是砍头。1984年3月,我被任命为科尔沁右翼前旗党史地方志局局长,搞清关玉衡和“中村事件”始末即成为我肩上不可推卸的政治责任和历史责任。于是,我先后赴东北辽、吉、黑三省档案馆、图书馆和各省政协文史委搜集可信的历史资料,历时30载。2014年10月,我到长春市上海路30号吉林省政协文史委拜访文史委主任姜东平。姜主任很注重“中村事件”的有关史料,当提到处置中村震太郎的方式时,他摆手说:“不是枪决,是砍头!”

  “有史料作佐证吗?”我追问道。

  “有”他十分肯定地说,并立即从资料柜拿出了《沈阳文史资料》第七辑,其中载有1981年12月由赵汇娟整理并经本人审定的《中村事件亲历记》,我阅后心中甚为惊喜。金东复是兴安屯垦军第三团二营骑兵中队长。他在文章中记述道:

  6月25日晚8时,我和另外两位中队长负责现场及外围警戒。营长陆鸿勋等四五个军官负责捆绑押送扣压中的间谍,执行的刀斧手是连长宁文龙,其余官佐负责现场处理。

  刑场设在团部会议厅。大厅有100余平方米,地面用石灰和炉渣混合铺成。

  第一个押入大厅的是中村震太郎。大厅内非常沉寂,笼罩着十分威严的气氛,官佐们个个凛然正气,怒目而视。关玉衡团长命令解除中村震太郎眼睛上的蒙带和嘴里的堵塞物,中村震太郎便迫不及待地狂呼:“放了我,我要上告中国政府,关东军饶不了你们!”

  此刻,见中村震太郎如此骄横,关玉衡怒不可遏猛然大喝道:“混蛋,今天我就要你的脑袋,叫你去上告!宁连长,行刑!”

  中村震太郎立而不跪,狂呼乱叫。几个军官用强力让他跪下。宁连长从旁边走出,手操军刀,走到中村身后。只见刀光一闪,中村就倒在地上。由于宁连长紧张,中村没被立即砍死,还在地上挣扎。此刻,关团长一个箭步上前,从宁连长手中夺过军刀,只听咔嚓一声,将中村的头颅砍下。这时,负责清理现场的官兵上来,先将尸体抬到大厅旁的一间空房里,然后用破布将地面的血迹拖擦,继而关团长又命令;“带下一个!”就这样,将中村震太郎随从的三个间谍井杉延太郎、白俄米罗阔夫、向导刘文茂相继被一一砍杀。

  对尸体的处置,决定将尸体分解掩埋于荒山。

  夜半时分,10余名连级军官,每人背了一条装有被砍头间谍尸块的麻袋,手持一把军用小铁锹,一盏马灯,在关团长的亲自率领下,向驻地东南方向的山岭出发。夜漆黑,没有月光,摸黑走入灌木丛后,大家便分散开,用马灯照着找寻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将碎尸块深埋起来。

  与此同时,兵分两路,谷副团长带人,到距营区七八里远的山洼里,将中村等的4匹马砍死,连同其随身的衣物焚烧后掩埋起来。

  上述史实证明,关玉衡上校是中国军队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的第一人。于是,笔者将这一鲜为人知的情节在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即将出版的专著《“中村事件”揭秘》一书中如实详加记述。政协科尔沁右翼前旗委员会秘书长赵玉州问我:“关玉衡上校为何对自己的英雄壮举加以隐讳呢?”其缘由,我们不得而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容改变。”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还原“中村事件”中这一历史真实情景,是对东北军中这位抗日英雄——关玉衡的缅怀和崇敬。

  参考资料

  冯学忠主编《科尔沁右翼前旗近代史》

  关玉衡《中村事件始末》,载全国政协“文史资料”七十六号

  金东复《中村事件亲历记》,载《沈阳文史资料》第七辑

  (冯学忠 作者单位:内蒙古科尔沁右翼前旗党史地方志局原局长、编审)